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束星北、吴大观同乡人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2014-10-20 20:4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张悦群,扬州市广陵区头桥镇安帖村四圩组人,江苏省教授级高级教师,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教育局教研室中学语文教研员,兼任江苏师范大学、江苏大学、扬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语文教学法研究会理事,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理事长,江苏省高中语文教研员学术联盟理事长。多年来荣获全国优秀语文教育工作者、扬州市邗江区十佳爱岗敬业党员等光荣称号。
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平素桃李天下,为人师表,秉持“教育智慧常来自教育困境”的独特执教理念,并以“帮助他人是自己最大幸福”作为一以贯之的人生格言。长期以来,专著于探讨总结科学先进的教育教学方法,并针对阅读心理、教学科学化、考场作文应变、考试研究等科研方向进行相关学术研究,凭其深厚的学术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历年来创作有总计约300余万字的语文教学专业论文600余篇,其中有300余篇发表于国内核心期刊,另有30余篇被人民大学资料中心全文转载。其长达27万字的代表作《中学语文教学课堂教学技能》,分别于1999年、2000年、2001年由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连续出版,中央教育电视台(CETV)曾对此部专业名著作了专题介绍。此外,22万字的《学习的艺术》一书,亦于2006年出版于吉林出版社。乡贤张悦群还参加过国内各高校的多个学术交流活动,在江苏省十三个大市与京、晋、豫、辽、吉、闽、鲁、疆等地讲座或上课80余场。曾主持研究教育部“语文教师专业发展课题”等学术项目,因其在教育界知名度及美誉度较高,故被立为《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的封面人物。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张悦群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于头桥镇东夹江边安贴村四圩组。“安帖四圩”原名“开沙念四圩”,为长江下游的洲渚。史上,“念四圩”原属晚清民国江都县九帖洲的开沙(小)洲,后经历次区划调整,最终演变成为广陵区头桥镇安贴村四圩组至今。张悦群的故乡头桥镇,在古城扬州东南约三十公里处,他出生的安帖四圩依江而筑,一幢幢青砖灰瓦,飞檐翘角的江南民宅,宛似游龙般逶迤在桑竹水田,波光潋滟的江堤之上,颇有“浮城入画”之感。该圩虽只有三十多户人家,却交通方便,文化积淀丰厚,不但“中国雷达之父”束星北出生于此,且圩旁夹江上还有通往沪、宁等大都市的轮渡码头。张悦群自幼不仅受到邻居束星北大师的深刻影响,而且受到父母张再生、赵丽芬的良好家教;嗣后以其滋养而逐步成长,乃至成省内外中学语文名师。
张悦群教授的父亲张再生先生系我镇著名文史专家,生前曾任《头桥镇志》主编,为后人留下过大量宝贵丰富的乡贤史料。张再生一生著作颇丰,“中国雷达之父”束星北和“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舅父王鉴人的相关史料,均由张老所著,其传世文献《束星北教授家世与少年时代》《王鉴人其人其事》等,为国家出版物《胡杨之魂-------束星北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和扬州《邗江文史资料》等收载。张悦群教授之父张再生自号“狄棚散人”。他既是一位经受私塾教育的乡村诗翁,也是一位建国前参加人民解放军的知识分子。张悦群作为长子受到学富五车的父亲文化熏陶,在同龄人中获得了得天独厚的家庭教育。如今倘佯于语文教育的河流中,实可谓是“子承父业”。父亲张再生军人般刚烈、勇敢、独立、果断的个性品质与母亲赵丽芬勤劳善良、任劳任怨、坚韧不拔的贤淑品格,不同程度地影响到张悦群,使他在语文学习、教学和研究的生涯中,奠定了独特的人格基础。
当年张悦群选择做教师,并非仅为“稻粱谋”,倒颇有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味道。1973年春,高中刚毕业的乡贤张悦群先生,正在头桥三江营长江大堤上,为挑堤的民工写通讯报道。一天,父亲张再生赶来,劝说他去当时的头桥公社星火学校,做一名教初一语文的代课老师。由于教师这个职业在上世纪70年代初,依然还是属于“臭老九”,所以,一开始张悦群根本就不愿去学校工作,觉得在公社写稿子才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于是,父子二人在九圣江边上争执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后来硬是母亲赵丽芬的干预,张悦群才终于辞去了心爱的通讯工作,从此迈上了他走上名师旅程的光辉大道。其实,母亲赵丽芬的理由也很简单,虽然儿子是去做代课教师,但工作体面,收入稳定,前途广阔。每个月能有21元的工资收入,这总比在生产队挣工分要强得多。然而,张悦群心底还是非常明白,这一切的深层原因,其实只是因为身为教师的父亲张再生,想让爱子“子承父业”罢了。
后来,乡贤张悦群忽然想起讲授《水浒》能够吸引学生上课,于是就去向“久经沙场”的父亲张再生讨教教育经验。张再生解放初就已入桃李门墙,凭他二十多年教龄,加之文革洗礼,也早已估计到了儿子的在校情况,只不过没点破罢了。面对儿子的困惑,于是张再生语重心长地告诉张悦群,《水浒传》《三国演义》《艳阳天》《红灯记》和电影《南征北战》都是属于语文课的范畴,并鼓励他上课时多讲些相关的文学故事。从此,如获至宝的乡贤张悦群便在语文课堂上,为自己的学生们讲起了《水浒》,说上了《三国》。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没想到父亲这招果然灵验,学生一下子便同张悦群关系密切起来,甚至连在勤工俭学的拾荒路上,都会有一大群孩子围着他要求听故事。这出奇招不但解决了张悦群自身的教学难题,而且,还帮了在其它学校代课同样遭遇尴尬事的另一位高中同学的大忙,那个同村人与张悦群互相教流了心得体会之后,也为自己的学生讲起故事来,而这位与张悦群同村的高中同学不是别人,正是2013年荣膺中科院院士的南京大学校长陈骏先生(头桥镇安帖村复兴圩人)。语文课上讲故事居然歪打正着,这引起了乡贤张悦群八十年代中期对“言语成品是语文”的学术探讨,同时还引发了他对第二课堂的教学工作实施全面改革。此后,张悦群还根据多年教学经验与切身体会,直接以唐诗宋词、《左传》《史记》,以及现代文学作品,作为学生第二课堂的教学教材,让学生们在学习语文课程的同时,感受文学作品的魅力并潜移默化地接受文学教育。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高瞻远瞩的先进教学方法,竟比后来才出现的第八次课程改革编选修教材,提早了整整25年。
1977年冬天,我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闸门终于再次开启,全国570万名考生如过江之鲫般涌向考场,乡贤张悦群有幸成为当年头桥公社490多名考生中的一员。这年高考,是一个民族对知识的渴求,也是一个国家的时代拐点,积聚了太多的期望,也积累了太多的人才。张悦群虽在其中仅仅是个“小不点”,年龄学历都不占优势,但天资聪慧的他硬是凭借其自身的家庭教育,与平素代课时“讲故事”所积累的那份学养,而一举考中了扬州地区教师进修学院。在校学习期间,时年二十五六岁的乡贤张悦群,受到了曾华鹏、李关元、吉明学等著名教授的直接教诲,故而学识大有长进。并且,他在班上讲授诗词格律时还才华尽显,从此在学院同学们之中获得了“张诗人”的敬称雅号。
1978年夏天的一个上午,乡贤张悦群的老师顾黄初刚上课便突然问道:“一个小学生到高中毕业,语文学习总共是多少课时?”,在座学生顿时一片茫然。于是,顾先生说出了答案:“2749课时”,说完便开始为大家讲授吕叔湘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而正是顾黄初的这节意义深远的课程,引发了张悦群对语文教学效率现状的深思,当晚,他在日记中写道:“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提高语文教学效率的关健是指导学生学习与积累语言知识,运用语言知识分析与理解文章。”而在课间,张悦群则与同班同学于如进、王菊延等人相约:“我们将来做教师,就要做出一点明堂来。”果然,这个当年预言式的愿望在如今皆被言中,在后来的岁月中,于如进担任了扬州市教育局局长之职,王菊延被评为教授,而乡贤张悦群亦被评为了教授级高级教师。
1979年9月,头桥乡贤张悦群从进修学院毕业被分配到邗江县蒋王中学实习,开始执教初三语文。他竭尽全力向学生传授字词句篇和语法修辞的相关知识,并借此分析课文。蒋中学子对他这个新教师颇感兴趣,其广受欢迎的程度,让张悦群再次重拾1973年于头桥课堂讲故事时的那份温暖记忆。身为实习生的张悦群,笃信当时非常流行的那句?“?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须有一桶水”的教学观点,为了更好地给学生上好每节课,他开始每天苦背《新华字典》与《汉语成语小辞典》,乃至到了痴迷的程度。一个周末,他骑自行车从蒋王回老家头桥,在扬州大桥下坡时,正在边骑边记成语“苦心孤诣”的张悦群,不慎人仰马翻地“孤诣”到了水沟之中,而等他水淋淋地终于爬上岸时,这才发现省吃简用买来的心爱小辞典被损毁了。一本小辞典当年售价2.14元,在现在看起来根本微不足道,但在上世纪70年代末,这2.14元却是他一个月伙食费的五分之一。小小实习生没有工资可拿,只能领取国家发放的十几元每月伙食费维持生计。他实在不想第二次节省伙食再去买辞典了,于是,只得不辞辛苦地动笔抄写辞典全文。边抄边背,不到一学期就背完了《汉语成语小辞典》中4000多个解释与拼音,以至能在课堂上如数家珍地传授给学生们相关成语知识。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由于这位“小先生”知识丰富,教学能力出众,所以,蒋王中学让他面向公社全体教师开设公开课《白杨礼赞》。平时注重描写方法与成语知识积累的张悦群在公开课上一炮而红,受到听课教师们的一致好评。其实,当年并非乡贤张悦群一人在苦求语文知识,国内语文教学领域也是非常注重语言知识实际掌握能力的。1982年高考试卷第五大题,便是道要求考生弄清语言结构的专业语法题,此题对当时中学语文界“现代汉语教学”热潮,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重要作用。究其当年犹为重视语言知识的原因,也映射出往昔端正文革旧弊的历史背景。张悦群回忆了昔日公开课上,曾出现过的一次荒唐问答现象,当时他根据一段诗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向在座听课者们问道:“春风杨柳多少条?”,听众答:“万千条。”,他又接着问:“六亿神州什么尧?”,听众答:“顺着摇。”,啼笑皆非的张悦群立即纠正道:“错了,是尽舜尧。再说一遍。”,没想到在座听众却竟然荒诞地答道:“尽顺着摇。”,实在令张悦群觉得不可思议,颇感震惊。
这段陈年往事,让张悦群深感十年文革致使语文教研一片荒芜,语文知识荡然无存的当年现实现状,实在堪称触目惊心,以致后来张悦群在2008年作为《语文教学通讯》封面人物时,曾无限感慨地撰文写说:“那时我所得意的课堂教学现在看来却是幼稚可笑的,常常将一篇文情并茂的文章,肢解成一个个失去生机的零部件,再来分析语法、修辞、主题、特色等。以致失去了语文的本味,消弥了语文课的特征,剥夺学生阅读文章的主动权。现在想想,语文知识、语言知识固然重要,但不能以知识为中心;但也不能抛弃必要的知识,语言知识是客观地存在于语文之中的。”
1986年春天的一个晚上,蒋王中学校长找张悦群聊天,说发现他执教的两个高三班级中,每个学生都在研读《现代汉语》。这其中有黄伯荣、廖序东、胡裕树、何世达以及江苏四所院校所著的《现代汉语》,还有吕叔湘的《现代汉语八百词》等等。然后校长委婉地对他说:“你教的学生研读‘现代汉语’的情况,已经赶上大学生啦。”这非常含蓄却又弦外有音的三言两语,令聪明的张悦群意识到,让中学生一学期内通晓高校现代汉语实在不近人情。于是,几天后张悦群给著名语言学者吕叔湘写信,汇报高三教学情况并请教相关教学问题。吕叔湘在接信后,很快便回信一封,说得既谦逊又明确:学生正面仰攻,逐字硬学,难度太大,“语文教学就是要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我们应该让学生充分地读,在诵读中培养语感,在诵读中得到情感的熏陶”。于是,深受教诲的张悦群重新调整教学方案,以听说读写训练贯穿于教学过程之中,致力于学生言语行为能力培养,终使该届学生高考喜获全县第一。

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扬州头桥乡贤张悦群教授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1988年,乡贤张悦群因高考成就突出,加之竞赛课《扬州慢》荣获全县一等奖,而从蒋王中学调往邗江中学执教。当时正值文革结束十多年,教育话语中常出现“恢复”这个关键词,也就是所谓的“十七年”概念。虽当年片面追求升学率蔚然成风,但在一些名校与县中里,教育改革依然还是有事可做。张悦群邀请几个年轻教师借此良机,创立了“邗江县中学繁星文学社”及其文学季刊《小橘灯》,并邀请时为江苏语言学会会长的南京大学卞觉非教授,题写了刊名。两个多月后,第一份铅印季刊《小橘灯》便正式问世。《小橘灯》在此后的历程中不断发展壮大,以致最终闻名省内外,许多邗中学子至今对此记忆犹新。从1989年到2000年,邗中校刊《小橘灯》基本由张悦群负责办刊,充当没有主编的主编。他办学生刊物既不求名利,也不辞劳苦,还将埋头做好本职工作当作一份乐事。除了文学社外,乡贤张悦群也非常注重课内外的听说读写活动,他不但大搞辩论会、故事会、读书报告会、写作交流会、影视评论会、诗歌吟诵比赛等。而且还搞起了新闻访谈、调查报告之类语文实践活动。邗中旁的邗江水泥厂粉尘严重影响居民生活,他便组织全班学生走出校门调查访问,并写了篇题为“关于邗江县水泥厂粉尘污染的调查报告”,后来,这篇文章荣获江苏省中学生社会实践征文一等奖。此后,又因带领学生采访被骗油品店而作的“伏击行动在子夜”被刊发于《扬州日报》,从而使得他的学生们更是倍感鼓舞欢欣。
2012年,扬州市邗江区成立了“中学语文名师工作室”,乡贤张悦群作为语文特教出任该室领衔教师。同年仲秋的一个晚上,这个名师工作室在扬州大学瘦西湖畔的宋大城,举行了一次主题为“语文的形态”的专业学术沙龙,并由张悦群先生亲自主持。在与各位名师的交流互动中,张悦群从“语言知识态”“言语行为态”“言语成品态”等“语文三态”出发,提出了“语文是一个旋转的多面体”,以及“借用‘奥克姆剃刀’割舍非根本、非核心东西”等精辟学术观点。通过这次沙龙,张悦群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语言知识不应被淡化抛弃,中学语文教学既需要全面关注语文三态,以完善体系,更需要大胆筛选扬弃,并保留核心,唯有构建适应学生学习的认知结构才是语文教学之本。沙龙的交流使乡贤张悦群视野更加开阔,态度更为务实,从此他以加倍饱满的热情,在语文教学科研的宏伟征程中,继续向前不断迈进。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