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2011-06-01 13:1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0    图为《扬州晚报》2009年版报道头桥乡贤吴大观的文章,其中中上部(左上角吴大观照片右侧)的小标题明确注明了吴大观“出生头桥”。)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的老家头桥镇,开发于明代中叶成化(1465—1487)、弘治(1488—1505)年间,建镇于清朝,建乡于民国元年,其前身是明清古镇“吴家桥”(遗址在今头桥镇南华村大三圩,又名韦三圩一带),头桥自明代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以来,历经明、清、民国直至解放后至今,便一直是今扬州市辖区,而并非所谓镇江乡下,为让受到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的愚民宣传和《我的中国心》、《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等错误描写,而被蒙蔽的全国人民和后世子孙,了解吴大观老家头桥镇的正确历史,现结合扬州邗江史料文献《头桥镇志》、《头桥乡地理历史考》、《漫谈头桥镇集市的变迁》、《邗江文史资料》、《江苏县邑·邗江》、《邗江地理志》,扬州头桥现存族谱家乘《周氏族谱》、《陈氏族谱》、《陆氏宗谱》、《束氏族谱》、《严氏族谱》、《束公畏皇事略》,国内权威出版物《束星北档案》、《胡杨之魂------束星北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扬州江都古籍《江都县志》、《江都续志·地理考》、《江都续志·区域图》,台湾方面关于头桥乡贤贯籍为“江苏江都”(今扬州市)的相关简介,以及镇江古籍《开沙志》、《丹徒县志摭余》等,写出如下头桥历史描述,以正视听。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 吴大观时代的故乡江都县城福运门,故址在今扬州广陵区渡江桥至汽配城一带的渡江路上)

  【头桥古沙洲“安阜洲”、“九帖洲”演进史】
  头桥镇自明代中叶以来史上原属江都,乡境于各历史时期主要由古沙洲“安阜洲”、“九帖洲”、“天伏洲(部分)”、“南新洲(部分)”和“新洲(部分)”等各大洲组成,以“安阜洲”、“九帖洲”两大洲为主干,组成今头桥镇北部各村(安阜村、头桥村、二桥村、南华村、大同村、安帖村、新桥村、西城村、九圣村);“天伏洲”因古时大部坍入江水,故剩余部分划入“九帖”范围;“南新洲”部分原属头桥的4个村(黄桥村、联合村、八桥村、丰盛村),于上世纪60年代,因市县区划调整划出头桥建制;“新洲”大洲系“安阜、九帖、天伏、南新”等临近古沙洲的衍生沙洲,该大洲约有一半在头桥镇境内,组成今头桥镇南部各村(红平村、庆丰村、国玉村、新华村、福成村、迎新村)。
  头桥乡境沙洲“安阜洲”、“九帖洲”等总属“开沙”,“开沙”是个非常广大的概念,意为“洪荒初辟,即有此沙”,江中沙洲由于各历史时期名称多变,故有“开沙、长沙、白沙、大沙”的称谓,头桥沙洲位于由“大沙”崩土复涨形成的“顺江洲”上,其中“顺江洲”北部属江都的部分俗称“江洲”,“江洲”自明朝嘉靖年间起,划为“安阜”、“九帖”两大洲,下辖“安福洲”、“阜民洲”、“长宁洲”、“开沙洲”、“圣恩洲”、“开元洲”、“婺源洲”······等若干小洲,因“安阜洲”、“九帖洲”两洲的界线并不明显,视觉上是个整体,故在《晚清江洲头桥图》上是完整的一块。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A)

【 “江都县头桥乡”与“邗江区头桥镇”的历史延承关系】
  明清时代数百年间,头桥乡境古沙洲的行政体制为“洲长制”,大洲设“洲董”(先为“洲长”,后改称“洲董”,俗称“乡董”,相当于“乡长”),行政管辖其所属各小洲,小洲设“洲长”(相当于“村长”),每个小洲下辖十至数十条“圩”(即“村民小组”)不等,古时头桥乡境其“大洲、小洲、圩”的行政体系,与今天的“乡、村、组”管理模式大致相仿。
  民国元年(1912年),民国江都县(即今“扬州市”)政府在头桥地区沙洲实行“改洲为乡”的行政体制改革措施,在头桥乡境各沙洲行政辖区不变的情况下,废除原“洲长制”的明清旧例,于头桥乡境推行当时国内通行的“乡保制”,即由“乡”管辖各“保(村)”,至此,始有“民国江都县头桥乡”的历史称谓出现,故而,这便是1912年前的头桥乡境史称“江都县安阜洲”、“江都县九帖洲”的历史原因。
  今“邗江区头桥镇”与原“江都县头桥乡”是有历史延承关系的。1956年,根据“苏民辛字第27697号”文和国务院“第25次会议”同意,析原“江都县”之一部为“邗江县”,头桥随属。“邗江县”的县名由时任国务院内政部长的谢觉哉查考隋文帝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史料后确定并沿用至今。2000年,根据“国函(2000)130号”文,撤销原“邗江县”,批准设立“扬州市邗江区”,头桥再次随属至今。故而,“头桥镇”在民国时属当时“江都县”(“民国江都县”即今“扬州市”,“民国江都县”的县城位于今扬州市中心的“广陵区”一带),便是这个原因。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3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B)


  【头桥乡境自古便是扬州土地】
  头桥乡境沙洲自明中叶“跑马分界”归属“江都(今扬州)”以来,其所属沙洲“江洲”(明代时划为“安阜洲”、“九帖洲”等)及其上所建立的“头桥镇”,便一直是今扬州市辖区,头桥乡境现存各姓族谱家乘及其它扬州历史资料均记载了这一史实:
  头桥《周氏族谱》载:“明嘉靖···维扬安阜洲···”
  头桥《陈氏族谱》载:“清康熙···居维扬之安阜洲,是为维扬陈氏之祖···”
  头桥《陆氏宗谱》载:“清乾隆间,庚申年···维扬安福洲···”
  头桥《束氏族谱》载:“···江都县九帖洲开沙念四圩···”
  清宣统《江都续志·地理考》记载:“···头桥镇,在县境东南,夹江南岸,大夹江北岸···”
  清嘉庆《江都县志》载:“···江洲可居之地···田肥人美,盖邑之奥区也···”
  另头桥乡贤束星北先生的祖父束畏皇的《束公畏皇事略》,也有“公姓束氏···江都人···奉父回邗···”的记载,此外,清宣统《江都续志·区域图》中亦可见,“顺江洲”北部(俗称“江洲”)上的“头桥镇”,明确在“江都县”范围之内。
  从上述各种扬州古籍中关于“维扬、江都、邗(均为扬州的历史古称)”与头桥乡境沙洲的隶属关系中不难看出,头桥乡境自明代中叶以来的明、清两代数百年间,均为当时古城扬州的行政辖区。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4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 C)


  【头桥镇的前身——“吴家桥古镇” 】
  头桥镇的前身是清代时坍入江水的古镇“吴家桥”,“吴家桥古镇”的遗址在今“头桥镇南华村大三圩”一带,“大三圩”史上原名“韦三圩”,这里是明清时代的江洲古镇“吴家桥”的旧址。

  “吴家桥”是古时乡境吴氏望族聚族而居的历史产物,亦是有据可考的头桥镇最古集市。史料记载,“吴家桥”是当时“江洲第一大镇”,因“商贸之需”而建立,贸易辐射范围“复盖五十余洲”。集镇规模之大,可由“酒舍百余载沽”,“列市珍货悉备”来反映其宏伟气派。
  据头桥乡境现存古籍《严氏族谱·迁祠条文》记载:“(清)乾隆四十八年,顺江洲西部小洲婺源洲,开始猛坍,不久连吴家桥镇址逐步沦没于水。幸好大溜变化,形成潭窝,留下街北部分,而陈家花园也被淤沙埋陷,致成荒滩一片······”。
  虽古镇“吴家桥”消失,但这个历史地名却一直保留到晚清时代,清光绪《江都续志·区域图》便标注“潭窝”(即头桥《严氏族谱》中所述的“潭窝”,位置在今头桥镇南华村、新桥村、红平村交界处的立新桥西一带)旁有“吴家桥”的老地名。
  古头桥正因明清时代坍江等自然灾害,以致两度搬迁,数易其名,始定今址,并根据清代古桥“江洲头桥”(遗址在今头桥镇头桥村)更名为“头桥镇”,故而,乡境史料对头桥历史沿革的描述是“吴家桥圮,引凤桥盛,头桥镇始生”。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5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D)

 

【头桥乡境沙洲于明代中叶归属“江都”的历史典故】
  头桥乡境沙洲于明代中叶的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因“江都朱氏”与“丹徒严氏”争滩引发区划纠纷,最终逼使“江都(今扬州)、丹徒(今镇江)两县”不得不“亲临分界”,双方“议成跑马为界”,丹、江两县“令朱严骑马南北相向对驰”,“至相遇处分界而止”,最后在“马蹄印”处立下县界,两边均尊守约定,“以此为界,永息争端”。至此,“顺江洲”北属“江都”(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一带),南属“丹徒”(今镇江市丹徒区高桥镇一带),从此,偏北一侧的头桥乡境沙洲于明代中叶正式归属扬州江都版图,直至1956年划属“邗江县”(今扬州市邗江区)为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6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E)

 头桥乡境沙洲(安阜,九帖等洲)归属江都,始于明代中叶的“成弘间”(注:指明成化1465-1487,弘治1488-1505年间)。扬州,镇江两地现存古籍资料均可互相证实这一点,乡境史料族谱等对此亦有类似记载。市面上最常见的便是丹徒(今镇江)人王锡极所纂镇江古籍《开沙志》,上面详细记载了头桥乡境沙洲归江都的一应细节,与江都的古籍所载详情一一对应,据《开沙志》和《丹徒县志摭余》等镇江古籍记载:“···成弘间,···南有严金,北有朱姓,争竞不已。丹徒,江都两县,亲临分界,两人各骑马至相遇处分界而止。···由此定界,永息争端

···”。头桥乡境史料对“顺江洲南有严金,北有朱姓,滩权争执不已”和丹,江两县“令朱严骑马南北相向对驰”以及“相遇为界”亦有描绘。定界的地点便是江都朱氏与丹徒严氏两马交会的“马蹄印”处,那里就是江都与丹徒两地的县界。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7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F)

 

镇江古籍《开沙志》描述了分界的结果:“···严素善骑,南得十之六七,北得十之三四···”,江都,丹徒两县为“永息争端”,故“且劝(朱,严)两家结姻以解之”,从此,江都(今扬州)与丹徒(今镇江)便在“马蹄印”处定下了县界至今(详见《开沙志》,江苏古籍出版社)。乡境族谱,史料等记载了这次分界大致发生于明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头桥现存各姓族谱家乘也实录顺江洲归江都的部分俗称“江洲”,江洲自明嘉靖起划成安阜,九帖两大洲。《嘉靖维扬志》记载的“麻将军开沙平倭”典故里,便有“安阜洲”的地名,足证扬镇两市史料中的明代“跑马为界”是准确的。同时,头桥《周氏族谱》等乡境各姓族谱不断提到“明嘉靖···维扬安阜洲”,也可旁证《开沙志》关于丹徒,江都两县于明代划界的真实性。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8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G)

 

据扬镇两市各种史料描述,头桥乡境沙洲归属江都县(今扬州市)的历史背景是:当时,古开沙的“曹府”,“马沙”二围(即古洲名曹府围和马沙围,宋将韩世忠为抵抗金将完颜兀术在古开沙的屯兵处,古名一直留传到明代)坍没旧土复涨“顺江洲”,方位在江都朱姓的“水影”地段,丹徒严氏“被坍诸家告佃”,因今乡境此地当时尚属争议区域,归属不明,且无统管行政机构,故而,常使得朱严两姓为滩权归属发生争执,最终“逼使江都,丹徒两县”不得不“亲临分界”,双方“议成跑马为界”,最后在“马蹄印”处立下县界,两边均互相尊守约定,“···以此为界,永息争端···”。至此,顺江洲南属丹徒(今镇江市丹徒区高桥镇一带),北属江都(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一带),从此偏北一侧的头桥乡境沙洲于明代中叶正式归属扬州江都版图。清《光绪江都志》中可查考到此时头桥乡境沙洲安阜洲,九帖洲属江都县“八港区”管辖,清宣统《江都续志·县境图》,《江都续志·地理考》也明确证实顺江洲北部的头桥沙洲属江都县辖区,扬州历代史料再次映证了镇江史料《开沙志》的严肃性。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9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H)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证实了吴大观故乡头桥沙洲归属扬州的历史铁证,还偏偏就正是镇江自己老祖宗写的镇江史料《开沙志》和《丹徒县志摭余》,头桥当时到底属扬州还是属镇江,吴大观及其家人和中航工业不懂这段历史,难道“故乡”镇江方面也会不知道?不知后人看到此处时,对于那个隔江挖自家兄弟城市扬州墙脚,装聋作哑,沽名钓誉,欺世愚民的冒牌货色镇江方面,又将有何评价?
 

 【所谓“邮区镇江头桥镇”实为由镇江邮局代办邮务服务的“民国江都县头桥乡”】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的“1916-1931”那段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不同的“镇江”,分别是“行政区镇江”(例:1931年···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和行政属扬州的“邮区镇江”(例:···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可见,吴先生口中的“镇江”是有不同含义的,正因吴老口述中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镇江”,所以,我们对吴先生生前曾口述过的所有“镇江”都得仔细推敲它究竟是指“邮区镇江”(即江都头桥镇,今扬州头桥)还是“行政区镇江”(即镇江县,今镇江市。)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1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 I )
 

从吴先生口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国头桥镇是个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地带,那么,他所说的“邮区镇江头桥镇”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对“邮”字的解释是“有关邮务的(例如:邮局,邮票)”因此,这个“邮区”显然是“有关邮务的区域”之意。查阅乡境史料发现,头桥镇在晚清民国时期的邮务确实是曾暂由镇江代办的。那么,为何头桥行政属江都,而邮务却属镇江呢?其实,这是有客观原因的。前面各楼描述中,我们知道民国头桥是个四面环水,形同孤岛的乡镇,因与扬州主城区陆地不连,加之交通阻隔,使得头桥与外界的联系只能通过水路,而晚清时代,邮务刚起步,业务量低,为了节约当时非常原始落后的社会公共资源,同时考虑到头桥等江中沙洲实际交通因素,故而头桥等江中各镇的邮务暂由水运相对发达的镇江邮务系统承担邮递服务,民国时期,镇江曾是江苏省的省会(见《我的中国心》第1页),故而,镇江邮局的水上通邮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所以,这对解放后才出现第一条连接扬州城区跨水公路的头桥等江中各乡镇来说,邮务暂属镇江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2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J )

 
乡境史料记载,“···晚清,镇江邮务在江洲或说焦东···委托商家私人办理业务···发来本地信件···展出柜台木箱,待人来取···”“···江洲邮务,始隶镇江,名曰焦东线···”“···民国年间,江洲邮政仍隶镇江邮局···”从中可见,吴先生口述中的“邮区镇江头桥镇”实际上就是史料中记载的在江都头桥乡境开展邮递物流业务的“镇江邮局焦东线”,该条通信线路是委托民间私人运作,开展邮务代办服务的。信件展出在柜台上,由收件人自取。史料中还提及邮寄物品除携带本人私章外还得加盖“店保印章”(注:“店保”指开设在头桥镇上的日杂店铺,相当于现在的街头小卖部,由于他们对本乡群众较熟悉,故乡人取件时请其作证),加盖“店保印章”,也从侧面证实了民国“镇江邮局焦东线”的私营性质。史载,寄来头桥乡境的信件都得经镇江邮局分装后通过水路从丁家码头(注:乡境通镇江的唯一码头,原址在束星北先生出生的头桥安帖村一带)人力挑运至镇上,直到分发到收件人为止。故而,当时信封上必须写“镇江头桥镇”,否则,信函无法到镇江邮局分装转运,也就无法寄达收件人手中,因此,“镇江头桥镇”就这么在民间传开。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4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K)
 

 

正因“镇江头桥镇”的心理误导,加之几百年前以讹传讹的区划归属情况在缺乏权威历史信息佐证的客观背景下口口相传,故而便进一步强化了“我是被从镇江划给江都的镇江人”的心理错觉,并逐渐积淀稳定下来,形成某种心理定势,以致于最终本能地在潜意识中完成了从“我可能是镇江人”到“我是镇江人”的演变过程。因此,吴大观先生作为民国头桥“特定心理群体”一部分中的“个体”,误判自己是“镇江人”显然不是他的过错,因为,这是民国旧社会贫穷闭塞历史背景下,包括多种社会因素在内的各种社会影响力交互作用的必然结果。而显然,一个任何人都知道的基本常识是:当时对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进行行政管辖的,是江都县(今扬州市)头桥乡的乡长,而不是镇江县(今镇江市)邮局的局长,台湾方面关于扬州头桥乡贤王量(即吴大观五表哥王之铨,出生于当时的江都头桥,今为邗江头桥。)的介绍中,称其为“江苏江都”人,也正说明了台方的严谨与尊重历史事实的态度,而大陆方面却荒诞地根据所谓“邮区镇江头桥镇”(实为过去由镇江邮局代办邮务服务的民国江都头桥乡)判定吴大观是“生于镇江”的“镇江人”,这不能不说是个历史笑话。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5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L)
 
【图片说明】图为长江中的头桥沙洲,本图的中下部弧状地块为吴大观的故乡头桥镇一带沙洲,右下角宽蓝色条为长江,细蓝条为夹江等支流,细蓝条右上部大多为今扬州江都市辖区,左下部大多为今扬州邗江区辖区,图右下角为长江对岸的镇江辖区。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6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M)
 

 因历史原因,晚清民国时代的旧时邮务,与现代邮政有着截然不同的运作方式,据《邗江文史资料》、《瓜洲邮电局与国共通邮》等史料文献记载:“···瓜洲(今扬州市邗江区瓜洲镇,与吴大观老家头桥镇系邗江兄弟乡镇)···寄递信物,初由替盐务押解银款的···课船承运,随着交通工具的进化,后改由班次多、速度快的宁、镇、扬轮船公司代运···”“···昔日,由于邮政系统按营业收入分类,瓜洲被列为二类一等局,故直属江苏省(注:民国时江苏省省会为今镇江市,现省会南京时为民国首都)邮政管理局领导。下设···八里铺(今扬州市开发区八里镇一带)、···三汊河(今扬州市开发区扬子津街道至邗江区汊河街道一带)等处信箱···”“···解放初,瓜洲邮政分局仍属省管···1950年起瓜洲改邮电支局,隶属江都邮电分局领导···”,可见,当年的邮务并不完全像如今这样进行属地管理,所以,当时邮区与行政区不一致的特殊管理格局,在旧时还是非常普遍的。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7  吴大观故乡扬州头桥镇·“今日头桥”组图N)
 

【头桥镇在民国时属江都(今扬州)的历史证据1】

       以下链接为“民国江都县地图”,由当时国民党江都情报处绘制,现为扬州市文物。其中图右下角小沙洲上带半圆弧的日军据点所在地图示,即为今头桥镇头桥村二十五圩,实物图中明确标有繁体的“头桥”字样。资料来源于《扬州晚报》,详见图文,文中有日军驻扎江都县第三区头桥乡二十五圩(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头桥村二十五圩)据点的指挥官姓名(驻扬日军小川联队宫川警备队小岛少尉)和兵力配置情况(日军43人),而“头桥镇头桥村”即为吴大观先生的老家,头桥镇在当时是驻扬日军在江都县境的13个占领区之一,因头桥村为扼江控淮的水陆要冲,系兵家必争之地,故日军在头桥镇的驻军数量,仅次于扬州城(当时为江都县城)、邵伯(今扬州江都市绍伯镇)和仙女庙(今扬州江都市仙女镇),位居驻江都13占领区日军兵力的第4位。

http://www.yznews.com.cn/yzwb/html/2007-12/13/content_3556691.htm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8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1)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19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2)

  

【头桥镇在民国时属江都(今扬州)的历史证据2】

头桥烈士陵园位于头桥镇九圣村,由周汝南烈士墓、李宜辛烈士墓、朱晓峰烈士墓和头桥惨案纪念碑组成。头桥烈士陵园是扬州市邗江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头桥惨案”则是界定吴大观老家头桥镇到底属扬州还是属镇江的重要历史铁证之一。 

    【附文:】邗江县头桥惨案(作者:丁桂芳) 
  1937年底,扬州城沦陷不及旬日,日军即到距城十余华里的农村小镇杭家家集"扫荡",全镇人民惨遭洗劫。当地的爱国志士曹三叶子、陈宗淦、张五等目击日军的残酷暴行,毅然投身抗日,举起义旗,组织近千人的游击队,准备狠狠痛击敌人。驻扬州、仙女庙据点的日军畏惧游击队实力雄厚,少数日军不敢贸然出动,便集结大部日军携带重型武器,于1938年9月23日趁夜偷袭。杭家集游击队于睡梦中闻声而起,勇猛杀敌。日军以猛烈炮火、密集机枪向游击队压迫。敌我力量悬殊,为避免作无谓的牺牲,游击队遂安全撤退到新老洲。10月5日清晨5时许,驻扬日军司令小川伊佐雄命柴田率数十名日军乘汽艇闯进夹江,扫荡新老洲,企图消灭游击队。在李典伏固乡抓走地方自卫团长李成林后,日军又从头桥十圩登陆,杀气腾腾向头桥镇扑去。驻头桥镇夏家祠堂和学校里的国民党江都县第三区区长刘植勤及区常备中队一听到枪响,立即退逃。日军进入头桥镇,在四周布上岗哨,架起机枪,挨家逐户搜查,见男的就抓,奔跑的当场打死。100多名青壮年被抓到镇东育婴堂空场上,日军逼令李成林指认谁是"支那兵"(即游击队),谁是"良民"。凡李点头者即集中站到一边立杀无赦,摇头者站到另一边得于幸免。30多名青壮年被赶到水塘边,日军用机枪全部射死,随后又用石块压着将被害者的尸体沉人水底。被害者中有头桥镇本地人,也有外地来头桥镇卖菜的、做木工手艺的,其中有一曹姓青年死得最惨也最壮烈。当日军挨家搜查时,他赤手空拳与日军搏斗,打伤2名日军,后因寡不敌众被日军抓去,在绑押到头桥镇大桥边时,他临死不屈,高呼抗日口号,日本兵用军刀砍下这位青年的头颅,将尸体抛进头桥港。在街头巷尾、田间河边被日军用枪打死、用刺刀捅死、刺伤的还有好多。国民党区长刘植勤和区常备队驻过的夏家祠堂、头桥小学、邮局、卜三圩圩头观音庵、蚕茧炕坊和九字圩、黄家圩的民房共数十间均被日军纵火烧光。(丁桂芳)

【注:】另查《头桥镇志》,丁桂芳老师文中所述国民党江都县第三区区长刘植勤和区常备队驻扎的“头桥小学”,是由“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的舅舅王鉴人(王继先)创办的吴大观小学母校,“观音庵”即该校于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始建校时的地点,而“九字圩”则即是吴大观先生的老家“扬州头桥镇头桥村九字圩” 。从乡贤束星北1907年生于扬州头桥,到“头桥惨案”发生的1937年,吴大观老家头桥在民国时属江都(今扬州)以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这与台湾东吴大学称吴大观五表哥王量(头桥乡贤王之铨)为江苏江都(今扬州)人,可谓一一对应,则结合吴大观先生在口述自传《我的中国心》中,关于他1916-1937在扬生活、学习的历史描写,也均证实了1916-1937的头桥乡境是明确属于今扬州市的辖区。如今大量珍贵史料的不断涌现,再一次有力地戳穿了镇江方面出于地缘经济利益和虚荣心理,利用吴大观不懂老家历史的心理弱点,妄图装聋作哑以混淆视听,使大家误以为吴大观的老家是属镇江“乡下”的可笑嘴脸。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0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3)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1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4)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2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5)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3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6)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4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7)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5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8)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6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9)
 
“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故乡头桥镇自古属扬州而不属镇江(邮区镇江头桥之误)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
 
(图27  吴大观故乡·今日城市景观10)
 

 

  评论这张
 
阅读(16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