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2010-09-27 20: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NO:10,下接NO:12】

221.229.83.*

273楼

【想法10】:前面我们知道,中航方面没有将吴“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正史”刻进铜像铭文之中,这从侧面说明了中航方面根本就找不到吴生镇江的依据,因为,他们若手上有证据,当初立像时,还何必在铜像铭文中“拐弯抹角”地“换了说法”呢?而中航方面之所以同时又拿不出吴当年搬家后“合法入籍镇江”的实物凭据,那是因为,他们若能拿出来的话,早拿出来编进书里了,根本没必要让吴老白费口舌去解释自己为什么该“算”镇江人。其实,由此我们也该预见到,如果中航方面果真拿出了吴1931年后“合法迁入镇江”的“民国镇江户籍凭证”来,那反倒是“坏”了他们自己的“大事”了,因为,一旦那个“合法迁入镇江”的户籍凭证证实吴的确是从他口述中的老家——“江都头桥镇”(邮区镇江),迁入镇江城(行政区镇江)的话,那么,那个正在误导全国的“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的“神话”,也就自然土崩瓦解,不攻自破了,原因很简单,他若果真生在镇江并久居于此,那他早就以是拥有“合法镇江户籍”的正宗镇江人了,他在书中还需要多此一举,再通过“搬进镇江城”并进行“合法入籍”后,才能使自己“算”上“镇江人”吗?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那个如今只能“被迫”在铭文上“换了说法”的中航工业方面,心中的那份“难以言说”的尴尬了·······

2010-5-24 11:57
回复


218.240.45.*

274楼

【想法11】:结合“【想法10】”可见,如“航空人”果真拿出了吴是从“江都头桥”(邮区镇江),迁入“镇江城”(行政区镇江)的“入籍凭证”,那也就等于是反过来证实了,吴在搬家前,的确是个“生于扬州”的“扬州人”。而一旦如此,则“航空人”反倒处境更加尴尬了,因为,中航工业方面若拿出“凭证”来,实际也就相当于是用自己人写的“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生平”,作法自弊,自己“打”了自己的“板子”,而与此同时,航空版《我的中国心》编委会,也会因当初明知有争议与悬疑,却不负责任,不查不问,而为自己“戴”上了“一顶”——“玩忽职守,误导全国”的“高帽子”。故而,“拿出凭证来”,其实比“拿不出凭证来”更加“糟糕”。所以,不要说中航方面根本拿不出“入籍凭证”,就算手上有证,恐怕也会陷入“进退两难”的“泥潭”之中,因为,拿出“入籍凭证”,就等于是不打自招地承认了自己在吴“出生地”问题上,“玩忽职守,误导全国”;而若拿不出“入籍凭证”来,则那个吴是“江苏镇江人”的铜像铭文,就会因无法得到实物佐证,难被法理认可而受到嘲笑,反使自己因“霸王条款,愚弄百姓”而从此“斯文扫地”。正因如此,中航方面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个中“滋味”,自然也就并非我们这些“局外人”,所能想像的了。如今,看着铜像“权威铭文”中,所折射出的“航空人”进退两难的“尴尬囧况”,我不明白的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2010-5-25 10:33
回复


120.195.143.*

275楼

【想法12】:结合前面“【想法3】”可见,吴老在《我的中国心》开篇第1页,解释自己为什么该“算镇江人”的那段口述原文中,使用了表示“继续”的“还”字,其实,这以经从侧面折射出了吴潜意识中的某种观点:“因为我是生在‘邮区镇江’的,因此,我‘算镇江人’;后来,我又搬进了‘镇江城’里,因此,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正因吴老混淆着“两个镇江”的概念,直到去世时,都仍然误当“老家头桥”是属“镇江”的“乡下”,他当年只不过是在“同城范围”内,把家从乡下搬进城里去而已,故而,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他口述中“认定”自己“算镇江人”的一个“重要理由”,为何只是“搬家”,而不是“入籍”了。因为,在他以彻底混淆“两个镇江”概念,并误认为自己就是个“镇江人”的潜意识背景下,他自然会本能地认为,一个“镇江人”在“同城之间”的“搬家”活动,只是“内部流动”而已,根本不存在需要办理“入籍手续”的相关情况的。那么,由此也就进一步找到了,“航空人”之所以至今仍无法提供吴“合法入籍镇江”的有关“户籍凭证”的根本原因了。同时,他在口述中斩钉截铁“认定”自己是“江苏镇江人”,也从侧面证实了,他在混淆概念的情况下,一直误认为自己是个“土生土长”的“镇江人”,自己当年只不过是从虽然“略有区别”,但“仍还是镇江一部份”的“邮区镇江头桥镇”(江都头桥),搬进主城区(镇江城)里去居住罢了。正因他根本就没有该去办一下从外地(江都,今扬州)迁入镇江的“入籍手续”的有关概念,甚至连想到这一点的念头都没有,那么,您觉得,他当初搬家时,还会想到该去办一张,能够在今天证明自己真的曾经“合法入籍镇江”的“民国镇江户籍凭证”吗?

2010-5-26 13:28
回复


120.195.143.*

276楼

【想法13】:《我的中国心》140页下部,吴老口述“···人如果不受教育会变得野蛮···”,而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对“野蛮”一词的一个解释是:“不文明,没有开化。”,我想,一些相关的“航空人”们,应该都是受过正规教育且“有知识、有文化、识大体、顾大局”的“文明人”,然而,我不明白的是,在铜像铭文和《我的中国心》中,我们反而看到,这些“受到了教育”的,正在“呼喊”着“学习口号”的“文明人”们,却莫明其妙地干出了一些“没有开化”的“不文明”的事情来。《我的中国心》一书,本该是引导读者走向更高文明形式的阶梯,然而,航空版编委会明知有争议悬疑,却仍“失明健忘”地弄出了吴“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正史”;吴老的铜像,亦本该是精神文明的一座历史丰碑,然而,中航工业方面,如今明知自己无凭无据,却仍然“假痴不癫”地“硬”说吴是“江苏镇江人”,在铜像铭文中,把“霸王条款”引向了“最高境界”···我这就不懂了,一些人士,不受教育,会变得“野蛮”,而受了教育,却又以另一种“文明”的方式,继续“野蛮”依旧,这又是何原因呢?而我们不该忘记的是,《我的中国心》中“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正史”,基座背面“江苏镇江人”的“传世铭文”,这些根本得不到实物佐证,却仍在“心安理得”地继续误导全国的“文明产物”,犹如一个历史的“污点”,正在后人面前,以一种“文明”的方式,留下了不光彩的一页。

2010-5-27 11:34
回复


218.240.45.*

277楼

【想法14】:从去年航空版“权威出版物”————《我的中国心》,“轰轰烈烈”地“隆重”推出“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的“传世佳话”,直到今年中航工业方面,在自家门口树立的吴老铜像铭文里,“悄然”换了“说法”······短短数月之间,如今似乎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点”之上。航空版“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生平”,最终还是在“航空人”自己手上,落了个“风萧萧兮落叶下,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尴尬收场······我这就不明白了,当初“失明健忘”地“白忙活”了半天,结果不但没能“如愿”将吴老“生于镇江”,弄到头来,反倒“吃力不讨好”,还自作自受地弄出了如今“鸡飞蛋打,前功尽弃,后患俱来”的尴尬残局,他们这又是何苦呀?“费”这么大“劲”,“转”了“一大圈”又转回“原地”了,这不明摆着没事找事活受罪吗?而从如今的局面看来,如果我们头桥人当初没有站出来“闹腾”两下,以致最终“坏”了“航空人”们的“好事”,也许,如今中航工业大厦门前铜像铭文中刻着的,将不再是“江苏镇江人”,而是“生于江苏镇江”了······作为“世界500强”之一的中航工业方面,竟然是如此“见风使舵”地“传承”历史的,令人啼笑皆非且又荒诞不经的“滑稽表演”,真是笑歪了中华5000年“史学界”的神圣大门。

2010-5-28 10:18
回复


120.195.143.*

278楼

【想法15】: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弄明白,中航工业系统不是挺有人才的吗?但我看了吴老铜像铭文,却实在有些让人费解,我不明白的是,中航方面在铭文中刻什么不好?难道就非得刻上吴是“江苏镇江人”吗?他们不这么刻,还谁都怀疑不到他们头上去呢,而这一旦刻上,那可就表明了“航空人”这回可真的是露了“马脚”了。中航方面莫非是急昏了头了?我觉得这铭文上哪怕是什么都不刻,也不能突然“换”了“说法”呀,这不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航空人”们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露原形”,那可太不明智了,我还正愁着抓不着“把柄”呢,他们倒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部战争影片中的一个镜头:一个狙击手在雨里找了半天,都没找着目标,当他正打算收家伙走人的时候,忽然对方反倒沉不住气,自己跑出来撞枪口上,结果反让狙击手给崩了···我就不懂了,中航方面以前“轰轰烈烈”地宣传吴是“生于镇江”的“镇江人”,大家在潜意识中以经本能地一提到吴大观,就会联想到他是“镇江人”了,那么,中航在铜像铭文上既便什么都不刻,则看见铭文的人,也会觉得吴就是个“镇江人”,“航空人”们不必再赘述也不用担心别人会“误解”的。同时,这样谁也不会对“航空人”引起怀疑,更重要的是,一旦日后吴的生平被后人拨乱反正了,铜像铭文也与真实生平不冲突,那时到是也还算下得来台,而如今,中航将根本找不着实物佐证的吴是“镇江人”的“权威生平”刻上去了,不但让人抓着“小辫子”受到后人嘲笑,而且,日后后人一旦查明真像时,这个铜像铭文还反倒成了“航空人”曾篡改历史的铁证,这不明摆着“作法自弊”吗?我真就弄不明白了,世界500强的航空工业界的“才子佳人”们,这满肚子的墨水究竟弄哪去了?

2010-5-29 14:47
回复


218.240.45.*

279楼

【想法16】:中航工业方面在如今“铜像铭文”中的“立场”不“坚定”,倒是从侧面折射出了“航空人”们某种“难以启齿”的尴尬————中航方面,直到吴老都以经去世多年了,甚至竟还没能弄清楚,这位曾与自己朝昔相处了一辈子的“自家元老”,究竟是生哪的?倒底是哪人?有能力跻身世界500强的“航空人”,竟也会昏庸至此,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记得《新刻笑林广记·卷一·古艳部》里,有一首打油诗:“···粉墙画白虎,黄纸写乌龙,茄子敲泥罄,冬瓜撞木钟···”,这本是用来嘲弄古时“糊涂虫”昏庸不明的,而如今,这一切却真实地发生在素以“科学严谨,实事求是,一丝不苟,细致认真”而著称于世的“航空人”身上,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中航方面平时口号喊得“惊天动地”,谁知写历史时却是如此“昏天黑地”,我不明白的是:他们究竟是怎么了?

2010-5-30 11:23
回复


120.195.143.*

280楼

【想法17】:记得《红楼梦》中有句非常经典的话,叫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中航工业方面,确实很有些“聪明人”,从其铜像铭文中“有选择”地刻上“江苏镇江人”,而不是“生于江苏镇江”的“变脸魔术”里,便足见一斑了。原因在于,“江苏镇江人”俱有“解释”上的“不确定性”,因为,能成为“镇江人”的,可不一定就非得“生于镇江”,外地合法迁入的人,也一样可称之为“镇江人”,故而,“江苏镇江人”这一说法,在吴是否是“生于镇江”这个“敏感问题”上,便带有了“模棱两可”的“微妙性质”了;而如刻上吴“生于江苏镇江”这个无法“变通”的定语式的生平,则就确定了他肯定既是“生于镇江”的,且又是“镇江人”,故而,这便无法达到“预期”中的“模棱两可”的“玄妙效果”。正因“江苏镇江人”带有这层俱有“模糊效果”的“微妙含义”,所以,这样既能“有效避开”吴“生于江苏镇江”,这个根本不合逻辑且又无口述依据的“烫手山芋”,同时,也能在“不知不觉”间,使人潜意识里觉得中航“好像”是在表达吴“其实”就是个“生于镇江”的“镇江人”的观点,实可谓“太聪明”了。然而,明眼人却不难看出,如果中航方面确想在铭文中表达吴是“生镇江”的,那么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刻上“生于江苏镇江”这个定语,而不必在铭文中“换”成“江苏镇江人”的“模糊之说”。航空人大搞“障眼法”式的“文字游戏”,以图“蒙混过关”的心态,其实便证实了中航的真实意图是寄希望于在“不知不觉”间,“悄然”否定吴“生于江苏镇江”这个明显以成“累赘”的“权威生平”,同时也不被觉察。然而,航空人自作聪明,却殊不知算来算去,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最终还是因此露了“马脚”,反害了自己,这可真是一出活生生的现代版“聪明反被聪明误”呀。

2010-5-31 11:21
回复


120.195.143.*

281楼

【想法18】:中航工业方面门前铜像铭文中的“微妙变化”,其实以经告诉了我们,当年曾在航空版《我的中国心》中权威“认定”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的“航空人”们,如今在自家门前的“传世铭文”里,再也不敢以中航工业官方的态度,继续宣传吴老“生于江苏镇江”了,这是历史真实的胜利,也是人类文明的胜利。然而,我们也不该忘记,那个航空版“生于江苏镇江”的“权威生平”,依然还在继续不受控制地误导着全国。一个“生于镇江”的人,会不会说自己“算镇江人”?这是根本没有悬念的,如果这个连小学生都知道的基本常识,我们的一些能把大飞机送上天,也能使中航工业跻身世界500强之列的高级知识份子们,“仍需”再“分析探讨”“研究论证”“保留意见”···那简直就是“滑”了天下之“大稽”。既然中航方面在铜像铭文中,以“悄然”否定了吴“生于镇江”的“荒诞生平”,那么,我倒是觉得,中航方面如今也该去收拾这个自己弄出来的“烂摊子”了。一切事实均以证明,目前从吴自己的口述中以能确定————“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不是“生于江苏镇江”。“航空人”高呼了半天“口号”,现在,检验他们“学习效果”的“机会”来了,中航工业方面究竟是继续装聋作哑地只为吴一人能“算镇江人”,而让几十万人的中航工业集团千古蒙羞?还是以一个世界500强正规企业的姿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消除社会影响,负责任地早日结束误导全国的当前现状?我想,历史会等待相关的“航空人”们,迟早要交出的这份最终答卷。

2010-6-1 11:22
回复


120.195.143.*

282楼

我心中的想法就先讲到此处吧,“航空人”本事再大,也终究“翻”不出历史的“手掌心”,这是根本没有悬念的。因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谁能够永远改变历史原貌而不被发觉,真相总是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而这一切,其实也不过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古今中外,曾有多少权可通天的帝王,试图用自己“神通广大”的“本领”与历史角力,他们的“王朝正史”,也曾成功地掩盖了真相成百上千年,但最后又怎样了呢?当年的真相,还不一样是大白于天下了。有很多人,非常了解一些古人的前车之鉴,也时常警醒自己并说教着别人,但结果还是没能逃脱历史的宿命,最终在前人前车之鉴下,再陷同样的“泥潭”而无法自拔,从此又成为后人新的前车之鉴···“航空人”们,如今也许真该好好反醒反醒自己了。

2010-6-2 11:25
回复


218.240.45.*

283楼

对吴大观先生的研究,其实也只是源于一场偶然。当年中学时代,我非常荣幸地听说了他的名字,并出于家乡情感式的崇拜,在无意之中,走上了研究吴老的旅程。虽然,那时我也只是个小孩,毫无经验可言且又幼稚可笑的探访活动,最终几乎演变成漫无目的的郊游和闲逛,基本没什么太大的收获,以致最后被时断时续地无限期搁置起来。然而,偏偏正是那个当年上学期间“代号”为“爱斯兰行动”的,非常幼稚可笑的研究活动,如今看来,我这才忽然发现,其实它的深远意义,却实在是不可估量。因为,正是那场不经意间的幼稚研究,反而阴差阳错地,将我稀里糊涂引向了吴老真实生平“迷宫”的“大门”之前。没想到,历史却最终选择了,由我去击破吴老真实生平的迷局,真是令人始料未及。记得以前在北京的时侯,我于一个夏日的午后从睡梦中醒来,忽然看见报纸上有一篇情感文章,写得非常感人,印像中记得该文的最后一句是:“也许,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慨良多。或许,谁都没能想到,正是我从中学时若干年来至今漫无目的的误打误撞,历史竟然偏偏又让我鬼使神差地掌握了,“舅舅”这个足以打开吴老真实生平之迷“大门”的“钥匙”,看来,这可真是天意呀······也许,“航空人”们真的没能想到的是,他们如今的这场“梦魇”,其实,早在我的初中时代,历史就以在冥冥之中,悄然为他们,提前拉开了帷幕······

2010-6-3 09:53
回复


218.240.45.*

284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33页下部,吴老口述道:“···我舅舅是旧社会的地主···”。而说起这个“神秘”的舅舅,我觉得有些不可理解的是,为何这位对吴老一生有着非常重要影响的关键人物,“航空人”们在当初编书时,却谁都“想不到”该去问一下:“他倒底是谁呢?”。显然,吴老都知道舅舅是个“地主”,总不可能会不知道自家舅舅姓甚名谁吧?当然,吴老现以去世,如今也问不成了,但我想,能够知道舅舅是谁的,应该还是有一些人士的,例如————吴先生的家人。原因在于如下几点:1)舅舅是吴先生的亲戚,因此也是吴老家人的亲戚,而自家亲戚的名字,照理说,她们至少应该是听说过的;2)舅舅不但是亲戚,同时又是对吴老有着资助之恩,并影响了一生的人,这么重要的一个大恩人,吴老平时若从未对自家人提起过,这似乎不太现实吧?再说了,就算吴老的家人果真不知舅舅的名字,但显然,她们总不会不知道,这位吴先生“母亲的亲哥哥”————“舅舅”,他究竟姓什么吧?因此,我觉得,“航空人”们,似乎真该去好好问一下吴先生的亲人,在《我的中国心》一书中,通篇始终“无姓无名”,却偏偏又“至关重要”,且编者们还总是既“想不到”该问,也“想不到”该查的那位舅舅,他倒底是谁?而显然,对于这位曾深远影响了头桥乡境的著名乡贤————舅舅,咱们头桥人,那可实在是太知道了。记得前面129楼,曾提起过乡境对“池塘主人”(舅舅)的“敬称”的问题,而今天,我觉得可以告诉您答案了,其实,这位在扬州头桥乡境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舅舅的“敬称”便是————“王大地主”。

2010-6-4 11:00
回复


120.195.143.*

285楼

据知情老人回忆,“王大地主”(舅舅)个子很高,人也不瘦,体格结实宽大,印堂发亮,满面红光,常给人以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大老远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板。头桥有句俗话,叫做“外甥像娘舅”,故而,作为吴先生亲舅舅的“王大地主”,究竟长什么模样,其实,看看《我的中国心》封面上吴老的近照,我想,您也就能猜出几分神似来。吴先生在口述中不断提及的那位在上海金城银行中时任“襄理”的“大表哥鑫”,我倒是觉得与吴先生最为神似,我注意比对了吴老的照片(注:封面标准照)和“大表哥鑫”的照片,发现二表兄弟间确有很多相似之处,连发型都很相像,特别是眉毛与鼻部所形成的“Y”形体征以及脸形最为相像,而且两人的眉毛都承现略微上翘状,这可能便是吴老母系亲属的显著遗传特征之一吧。

2010-6-5 08:34
回复


120.195.143.*

286楼

旧时的头桥人,一生中都会有很多称谓,且一般都是三个字,因此,舅舅“王大地主”和他的几位公子(吴老的表哥)也一样,都是三个字的名字,这与现在头桥人的起名习惯,还是略有差别的。民国时,乡民用多种称谓来称呼这位当时曾最著名的乡贤,虽“王大地主”(舅舅)的称谓很多,但不管哪个称谓,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变来变去,万变不离其宗”,它们都是以舅舅的“王姓”来开头的。

2010-6-6 11:32
回复


120.195.143.*

287楼

正因“王大地主(舅舅)”在民国头桥乡境(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实在是太有名气了,故而,头桥一般上了年纪的老人,基本都能准确说出这位著名乡贤的“姓氏”来。前面129楼,我们曾提到过关于“池塘主人(舅舅)”“习惯称谓”的问题,而实际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共有两个,并且,这两个特定“称谓”,旧时乡民都约定俗成地用来代替舅舅的“本名”,去指代这位“王大地主”,因此,久而久之,以致于现在除了与“王大地主”沾亲带故的一些知情老人外,如今的头桥人,一般都自然而然地将其当成了舅舅的“本名”,来口口相传了。

2010-6-7 08:08
回复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垂柳如烟细丝绦
99位粉丝

288楼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2010-6-7 18:15
回复


120.195.143.*

289楼

那么,我们现在就来简要描述一下,“王大地主(舅舅)”这两个“习惯称谓”的由来吧:
【称谓一】:被乡民代替舅舅“本名”来称呼,并且使用频率最多的一个“习惯称谓”,便是“王大地主”的“别号”,舅舅的“别号”,比其“本名”的口头频率远高上许多,故而,以致现在很多人都只知其“号”,而不知其“名”。这就好比前面14楼曾讲述过的那位《束公畏皇事略》中的主人公束畏皇先生那样,“畏皇”(或“渭璜”)是束老的“号”,而束老乡贤的本名则叫“束增煦”,正因“畏皇”这个“号”大家都这么说惯了,所以,平时常用“束畏皇”来指代“束增煦先生”,并当作“名字”来传及后代。正因如此,故而,“王大地主(舅舅)”的“号”,也就成了乡境百姓,对舅舅超越其“本名”的一个主要“习惯称谓”之一了。
回复:288楼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谢谢!


2010-6-8 11:30
回复


120.195.143.*

290楼

【称谓二】:记得前面197楼以及207-212楼,曾提到过舅舅“王大地主”当年所继承的那家祖产————始建于清道光年间的头桥古老酱园。而这家酱园,因是头桥“王氏家族”酱业作坊的“旗舰总店”,同时,它也是有史记载以来,头桥历史上最早的一家古酱园,故而,舅舅的酱园,在乡境的社会知名度非常大,不但本乡人知道,甚至连南洋各国常与“王大地主”有经贸往来的海外客商,也均熟知这家头桥古酱园的“店名字号”。正因“品牌效应”的缘故,因此,以致于平时大家喊顺了嘴,一提到这家酱园的“店名字号”,就会本能地联想到“王大地主(舅舅)”本人,故而,天长日久,旧时很多人也就将舅舅在头桥的这家古酱园的“店名字号”,习惯性地当作“王大地主”的名字来称呼了。

2010-6-9 09:28
回复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垂柳如烟细丝绦
99位粉丝

291楼

继续关注

2010-6-9 15:27
回复


120.195.143.*

292楼

旧时民国酱业市场,商品竞争激烈,因此,错综复杂的商业环境,对当时从商人员所形成的社会经济成本压力,会在无形中,考量商人的个人素质、职业操守,以及他们的诚信意识和社会公德心。而乡境史料记载,舅舅“王大地主”是位非常俱有职业道德的民国商人,他获取利润,素以诚信为立业根本,其酱园产品严格按照传统工艺组织生产,并且严把质量关,绝不因成本压力而降低生产条件,亦不以次充好,掺杂使假,同时在销售环节上,也充分做到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体现出了他的儒商精神和大贾风范,故而,头桥乡境知情老人对“王大地主(舅舅)”,无不有口皆碑,以致史料对这位乡贤,满篇皆是赞美之辞,称舅舅的酱园“···蜚声江洲···”,其道德风尚“···誉满芦乡···”,甚至就连民国大总统亲赠牌匾中的内容,亦都是有关头桥“王氏家族”高尚家风的盛赞佳话,这与吴老在《我的中国心》第3页对舅舅“···发家靠的是自己的勤劳诚信,从来不搞歪门邪道、亦不坑害人···”的回忆口述细节,可谓遥相呼应。

2010-6-10 08:56
回复


120.195.143.*

293楼

回复:291楼
再次感谢“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对吴大观先生真实出生地问题的关注!我原本打算像289楼那样,在评论结束时顺便回复的,但考虑到您能热心关注历史真实,实令人钦佩,为表示我的敬意,故而在293楼中单独发贴回复,以再次感谢垂柳姐姐!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2010-6-10 09:08
回复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11】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73楼-302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垂柳如烟细丝绦
99位粉丝

294楼

回复:293楼
不必客气。吴老先生值得所有人来崇敬!您的正气和执着也非常令我感动!

2010-6-10 10:11
回复


120.195.143.*

295楼

回复:294楼
再次感谢垂柳小姐的回复!吴大观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也是一个永远值得我们中国人敬仰的航空发动机专家,他“航空报国”的精神是理应得到后世传承的。作为一个来自他老家的崇拜者,我这一立场不会动摇,因为,头桥人也是中国人,我们首先是中国人,其次才是头桥人,国家利益还是应当摆在第一位的。但是,历史真实也一样不该被篡改,虚假的生平终将会荡涤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而无法传世,这是没有悬念的,故而,国家利益与历史真实同等重要,缺一不可,它们二者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矛盾,作为一个批评者,我的这一立场,同样不会动摇。姐姐对我的夸奖令我感动,因为,您确实是第一位对我的努力有公正客观好评的人。非常荣幸能够认识您这位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的网名很有诗意,说明您是一位俱有高雅艺术境界的人,说实在的,我也是因为看到这个能让我联想到家乡扬州的网名,才与您建立联系的,原因在于,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对扬州的评价便是“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正因我是扬州人,因此对能让我联想到故乡扬州的垂柳很有亲切感。姐姐很有亲和力,难怪您会有那么多的粉丝,最后再次感激您的古道热肠,也欢迎您继续关注“百度吴大观吧”,不必回复,谢谢!

2010-6-11 09:58
回复


120.195.143.*

296楼

记得前面219-220楼曾提到过舅舅家池塘边上的花芦,当时曾与梁焱小姐约定暂停评论10天而临时中止,现在就还是接着这一关于“池塘花芦”的相关话题吧。据知情老人回忆,舅舅“王大地主”家的大酱缸,每批酱品腌制周期一般都有半个月左右,下腌缸的切片食材,口味以咸脆为主。制酱时,天气好则晒酱,雨水来临,则由作坊内的酱工师傅,数人合抬花芦制作的大雨盖,为缸上盖,遮挡风雨。花芦在江洲头桥乡境的种植史,可谓渊远流长,乡境现存族谱家乘所载诗章中,便有“胜洲芳景最堪夸,满目芦花泛月华”的相关描述,足见,花芦在旧时头桥人生产生活中的重要性,非片言只字所能尽述。

2010-6-11 11:49
回复


120.195.143.*

297楼

乡境知情老人告诉我,芦编大雨盖有一定的份量,一般的风雨刮不动它,它与竹制的箬笠状的缸盖,分别担负着不同的辅助功能。不下雨的日子,以竹制小缸盖为主,而风雨兼至时,则以大雨盖遮挡。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各司其职。芦编大雨盖不用时,则堆叠于一边,阳光下亮花花的一片,宛如玉盘亮珠一般,在舅舅“王大地主”的酱园作坊内,显得非常醒目,以致许多知情老人,至今依然对此记忆犹新。

2010-6-12 13:03
回复


120.195.143.*

298楼

旧时《民约》虽然对江边固沙用的花芦严禁采伐,但对江滩岸线以外的花芦,则未作明确限制。故而,花芦在当年头桥人的日常生活中,占有很大的比重,以致乡境史料明确记载:“···江洲依其为衣食来源···”,这也就是前面292楼中,为何当地史料会称头桥为“芦乡”的客观原因之一。

2010-6-13 08:41
回复


120.195.143.*

299楼

花芦不但可编扎舅舅“王大地主”酱园作坊内遮风挡雨用的雨盖等器物,同时,其杆茎还可用来与竹木合制阻挡鸡鸭啄食菜田的“鸡杖”,这样的农事活动,头桥俗称“夹鸡杖”,鸡杖在那时很普遍,数百年前便以成了头桥沙洲田园风光中的一景。而舅舅的“家族水塘”边上,之所以会遍植花芦,其实,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2010-6-14 09:25
回复


120.195.143.*

300楼

据乡境史料记载,旧时头桥沙洲因四面环水,为减少坍江等地质灾害,故自明代以来,花芦这种洲地植物,起到了阻遏水波侵袭,护堤防汛,挡浪固沙的重要作用。按照过去“旧例”,每至清明时节,均需鸣放鞭炮禁止牛羊啃青,以利保芦护滩。由于这一民间活动,形成了一时之传统,故史载植芦固沙之法,因袭延用,世代相传。史料中还同时记载了花芦的芦根“···粗如童臂···贵可入药···”,故旧时此味土方药材,在乡境民间均十分常见。而更重要的是,每当逢灾遇荒之际,“···滩民···常以芦笋芦根度饥···”,足见此物不但可制药,且还尚可果腹。所以,花芦在晚清民国时的头桥镇,实可谓不可或缺,浑身是宝。正所谓“入乡就得随俗”,故而,由此便不难理解,为何旧时乡境不管贫富,均家家植芦,大庄小圩,随处可见波光芦影,蒹葭满地的芦乡景像了。

2010-6-15 08:35
回复


120.195.143.*

301楼

故乡头桥的竹子和花芦,在吴先生的脑海中所占有的记忆,我想应当不在少数,因为这两种前面不断描述过的乡境代表性植物,在民国头桥是非常常见的。故而,作为沙洲特产,历届乡贤们也常以此入诗,借以表达情怀。记得前面74-75楼中,曾提及过一位吴大观先生当年的幼年同学,而我在当代头桥乡贤的诗辞里,也看到了他们缅怀这位生前曾对家乡有过很大贡献的头桥著名人士的诗句:“···哀哉良师从此逝,青芦绿竹尽含悲···”,足见前面137-138楼曾提到过的竹子和现在正在讲述的花芦,在头桥老人的心目中,一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以致于诗中将竹子和花芦进行了饱含深情的拟人化描写,令人为之动容。故乡的竹子花芦,当年曾一直在吴老的身边随风摇曳,伴随了他所有的童年记忆。甚至,1931年大水灾时,家乡的竹子和花芦,也依旧忠实地为他遮挡着风雨,因为,前面110-112楼所述的那种供灾民住息的“搁子”,其材质,便是吴先生老家头桥镇的竹子和花芦。

2010-6-18 08:54
回复


120.195.143.*

302楼

吴先生老家的花芦,是一种不错的经济燃料,这在旧时土灶烧火的时代,是过去头桥人重要的生活物资之一。据老人描述,那时的乡民将收割回来的花芦,用铡刀铡成约半米长的小段,再以稻草制成的“草鹞子”捆扎成束,以备使用。“草鹞子”是一种以两股稻草打成一个死结的草绳,状似飞鸟。使用时,以其环绕花芦杆束,再打一个插入式的活结,这样,便既可以固定芦束,以利搬运,同时,又可方便解开,利于取用。芦束平时大多堆放于屋旁或是柴房里,待使用时,才搬至锅灶边上,堆放在伸手可及之处,以便于炉膛投送。打草鹞,捆芦束是旧时头桥人的必修课,故而,吴老乡贤当年自然也应是个行家里手。花芦燃烧时,会有悦耳的噼趴声和特别的烟香味,曾口述当年与母抬水、帮母烧火做家务的吴老先生,对舅舅“王大地主”池塘边上曾伴随他度过岁岁年年的这种老家的花芦,我想,他会如见故人的。

2010-6-19 09:57
回复

【我的网易博客评价:以上引用的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第273楼-第283楼

,主要是评论者(注:吴大观的真实故乡头桥镇网友)继续批揭了《我的中国心》和吴老铜像铭文中的“猫腻玄机”,对“航空人”随心所欲地“篡改历史,误导全国,欺瞒后世子孙”的行为提出尖锐批评。284楼-302楼主要讲了吴口述中的那位影响了他一生的舅舅名号称谓和家族池塘的有关情况。具体原文请详见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查看方法:在“百度贴吧”搜索栏内搜“吴大观”三字,即可进入“吴大观吧”查看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