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9】(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11楼-241楼)  

2010-09-27 15:5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NO:8,下接NO:10】

 

218.91.32.*

211楼

舅舅家酱园内所产酱品,采用古老发酵工艺和独特配方秘制而成,由于制造过程中,手段科学,处理得当,故而保持了制酱食材本身俱有的氨基酸、植蛋白、维生素及矿物质等多种营养成份,且没有现代食品中常见的山梨酸钾、环己基氨基磺酸钠、苯钾酸钠、乙二胺四乙酸二钠等等添加剂,是当时典型的“纯天然绿色食品”。“水”是舅舅酱园中的重要生产要素之一,晚清民国,乡境没有现代化的食品级高纯水制备系统及相关技术条件,因此,当时是采用本地江河之水,作为原料组织生产的。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由于头桥地处东经119°,北纬32°的江淮交界处,独特气候及土壤适合种植,且水质与其它地方明显不同,故本地水源生产出的酱品,风味独特,与地产农作物制酱食材浑然天成,加之祖传秘方精心腌制,酱工独到,配伍入味,故而风味别俱一格,色、香、味俱佳,堪称“地方大宝”。舅舅酱园的酱品,口味非常大众化,闻香开胃,入口脆嫩,鲜爽极致,老少咸宜,故很快就风靡全镇及四乡八邻,成为头桥乡境百姓居家佐餐的传统风味小吃。舅舅酱园香飘百年,昔日时常出入舅舅府上和店铺之中的吴老,自然也是不会忘记当年舅舅酱园内,那沁人肺腑的独特酱香的。

2010-3-5 11:13
回复


218.91.34.*

212楼

据有关史料文献记载,并结合乡境多位知情老人回忆,舅舅家祖传的酱园可称得上是“三朝元老”,始建于清代,发展于民国,直至传承于解放之后。无论业务规模,还是产品质量,都“···蜚声江洲···”。舅舅的酱园,是当时的“重合同,守信用”单位,素来质优价廉,童叟无欺,堪称商界楷模。舅舅酱园的产能充足,家庭作坊内的宅院中,有“···酱缸百余只···”,在院中排成若干排,无论纵、横、斜视,均刀切豆腐一般整齐划一,布点均匀宛似兵阵,列列严整,场面十分壮观,老人至今回忆起当年的景像,仍不断发出惊叹之声。酱园作坊内,根据酱品不同,分门别类采用粗砂缸或两面光的釉缸腌制酱食,并分装于稍小的坛子中销售。舅舅酱园内的大酱缸,是在不同时期分批船运而至,大多缸体粗矮,缸口宽大。如用当时的普通木板车装运,每车顶多只能勉强装下两只酱缸,且还得以粗麻绳五花扎牢,以防部分悬空的缸体滑下车身。正应酱缸容积不小,故而舅舅酱园内各种酱腌制品,产销量非常大,不但供应本地市场,且还“···畅销大江南北,远达宁沪京津,甚至南洋诸岛···”,成为当时头桥镇上,有史记载以来,最早的“出口创汇”型“规模企业”。

2010-3-6 09:44
回复


218.91.34.*

213楼

舅舅酱园店铺的屋后,便是陈姓老者府上院落的一端,那里紧靠着前面169楼提起过的“陈家花园”。舅舅和陈姓老者致富不忘众乡亲,在头桥做了很多善举,多部史料文献对此均有大量记载。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乡贤,重视教育,为此后的历代头桥乡贤们,均作出了榜样,使晚辈乡贤们都懂得该去回报一下自己的故乡。他们有的修桥铺路建涵立闸,造福家乡父老,有的扶持卫生教育发展渔牧农桑,惠及后代子孙,有的带来数亿工业投资促进乡民致富,推动老家经济建设,有的把荣誉留给故乡,使头桥名扬宇内,永照汗青···不管这些乡贤搬往何处,他们依然能够做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对自己故乡都有过合理的交待,因此,在头桥人的心目中,历代乡贤们均留下了较好的口碑。“刘公闸”、“星北路”、“朱家大桥”、“鄂家码头”···一个个永载史册的名称,成了家乡人的亲切记忆。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吴老又曾为他的“老家”头桥镇,作出过怎样的回报呢?“中国雷达之父”束星北先生,尚能使“故乡”头桥名垂青史,而“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先生,却还得让故乡人去竭力争辩,他其实是生在“老家”的,如果换成是您,您又当作何感想?“衣胞之地”的故乡头桥和家乡的昔日恩人,当年对吴老恩德有加,如今编委会在简历中,却是只字不提,报告团甚至还两过家门而不入,而那个根本就没呆了几天的“故乡”镇江,却反而从此名扬天下,永载史册,风光无限。有恩的不报恩,无恩的反受益,看到今天这个令人痛心的乱像,您还会阻止我去批评吴老先生,对自己老家历史一无所知吗?

2010-3-6 15:40
回复


114.240.92.*

214楼

我外公的忌日就快到了。关于大家对他个人的热议,我希望也到一个段落吧。一个经历过的如此多的事情的老人,在他的一生之中,必然有许多的事情,许多的故事是难以对外人道的。
那本书,他只是说了些他能说的,能说出来的而已....还有不能说的丧子之痛,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死于白喉之痛....很多的故事,一定要说的那么清清楚楚,才会让你们甘心吗?!
他已经不在了,就让他清净些吧。也许,只有他真正地合上眼睛,才能完全忘却那些苦痛!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他也一样,放过纠结于他的舅舅吧...放过他到底是哪里的人吧...就这样让他安静地来,然后再安宁地走;我替他谢谢大家。
梁焱

2010-3-7 08:17
回复


221.229.83.*

215楼

据乡境知情老人回忆,舅舅家中酱园作坊内的制酱食材,均是收购的本地自产各种农作物,当时,舅舅家周边很多村庄几乎家家户户种植这些经济作物,以致很多乡境酱农,都成了作坊原材料的长期供应商。种植酱用食材,在当时某种程度上形成了配套产业链,这样的农业经济活动,亦成为当时的一项富民产业。一位老人回忆了他少年时看到的收购景像:收割季节,家中种着不同品种酱材的田地中,大片秸杆有的一人高,有的半人高,他随长辈们,用钉耙将其地下块茎筑出来,拉回家中洗晒干净后,盛于竹筐里,抬进舅舅府上。府中会有专人现场验货,上称喊价,舅舅家待人和善,体恤民艰,一般只有多给银钱从不克扣拖欠,亦不缺斤短两,因此,舅舅在老一辈的头桥乡民中可谓有口皆碑,以致于乡境史料,几乎成了舅舅的专辑。舅舅的故事,本该由《我的中国心》告述我们,然而,如今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出自老家人之口,令人遗憾。2010年3月18日,是伟大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日,我原计划按头桥本地风俗在17日-19日,停止评论3天,以示怀念与敬意,如今,既然梁小姐回贴,那就在14日-23日暂停评论10天,也算给了老家人后代的面子。同时,吴先生不想回忆的人和事,我从一开始就以经在刻意避开,故而以后对他们也不会提及。我们应该忘记一些人和事,但却不该忘记一些不该忘的事和人,同时,编委会更不该忘记,他们在书写的可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的历史,而不是吴老个人的历史,这段严肃的史实是“天下事”,而不是某个名人的“家事”。历史车轮不容阻挡,既然吴老明确否认他是扬州人,而却为了那个根本不是故乡的“故乡”镇江,招致如今的口舌是非,那么,对他的批评从一开始就以经无可挽回。老家人在网上公开批评吴老的事情是本不该发生的,我也是本不应出现在网上的,如果当初编委会对历史能有基本的敬畏之心和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在明知有争议的情况下多加查访核实,并及时提醒吴老避开一些明显会引起老家人强烈反应的口述之辞,我想,谁都不会闲得没事干非要上网去批评他,我不能理解的是,难道认籍镇江对吴先生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他若果真是生在镇江的镇江人或是确实久居镇江,倒也就罢了,然而,他真的是“镇江人”吗?这都到最后一步了,还为了个不是故乡的“故乡”,弄出今天的局面来,值得吗?舅舅和陈老乡贤是吴先生的恩人,没有他们当年的鼎力资助,吴老在小学时就以辍学,根本就不会成为今天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如今有恩不报却认籍客地,这难道还不值得批评吗?其他任何人我都可以避开不谈,但舅舅是吴老明确口述影响了一生的人,因此,舅舅的故事依然还得继续讲下去。出于人道主义考虑,3月份的评论从即日起至月底,描述上会相对中性一点,暂不会出现批评之辞,以表达我这个崇拜者对心中伟大偶像的崇高敬意。最后,提前向吴老表达我们的怀念,毕竟大家曾乡亲一场,也是缘份。谨代表故乡头桥5万父老乡亲向伟大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先生致敬!

2010-3-8 10:55
回复


221.229.83.*

216楼

舅舅家酱园的门市店铺,是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人气很旺。门市里销售着酱园自制的冰姜、豆酱、地螺、卤瓜、伏酱、秋油等等各种酱食。那时也没有现代食品级聚乙烯真空包装,故而,旧时头桥人购卖酱品时,会视情况采用不同相应的食品包装方式。据乡境知情老人回忆,旧时购买酱菜时,乡民一般自带瓦罐或碗碟等器皿盛装,如是空手而来,舅舅店铺会用荷叶包裹酱食,以竹套扎牢,让客人提回去。头桥沙洲是个盛产竹子的地方,竹套就是竹笋长高后自然脱落的外壳,撕成条状作绳子用的,乡境一般常用来绑扎粽子。那时家家长竹,乡民将竹子锯成只留一端竹节的长竹筒,做成带长把的竹制“油端”,去舅舅酱园中购买伏酱、秋油等液态酱食,待盛满后,用土布围制的布盖封口遮严,然后,银货两讫,提着油端上的竹把,拎回家中食用。

2010-3-9 09:35
回复


221.229.83.*

217楼

舅舅酱园中包裹酱食的纯天然叶片,大多采摘自应季而生,主产“莲子”与“荷叶”的“红花藕”。红花藕水灵鲜绿的荷叶有着沁爽宜人的淡雅清香,叶面滴水成珠,晶莹耀眼。正因此叶控油防潮,折叠自如,不脆不裂,因此,旧时,头桥人常以此作为食品包装之用。那时乡境红花藕以大户人家池塘中居多,故而,史载“···栽藕成塘,旧时,多富家···”。红花藕的荷叶,叶片如盖,常有“···娇女撑叶为伞···”,行走于清水塘边,往往给人以和谐雅香,回归自然之感。每当中秋赏月之时,取“花香藕”作为供品,则是晚清民国时代,头桥乡境的传统民间风俗之一。吴先生对老家头桥的香藕荷叶,应是不会漠生的,因为,据知情老人回忆,当年吴老时常抬水的那个舅舅家塘之间,每到时令季节,便会有花红藕白荷叶青的“红花藕”,在习习微风之下,清香四溢地生长于波光芦影的水中央。

2010-3-10 09:18
回复


221.229.82.*

218楼

舅舅家盛开着荷花的池塘,每当雨季,便如水面含烟一般空灵飘逸,雨中观荷的自然景观,令人陶然欲醉。知情老人的记忆中,当年清风烟雨下的花藕荷叶,非常旷世雅致,颇有乡贤诗句“捧珠托露玲珑,推盘洒玉叮咚”的如画意境。那个池塘离舅舅府上不远,府后有一条蜿蜒于花草之间的小径直达塘边,“菱红荷绿池塘俏”的花香时节,常使清香盈院,令人神清气爽。舅舅家宅旁烟雨荷塘,清丽流韵的水乡风光,浓缩了头桥古镇“秦之武陵源”的自然之秀,在那片水塘边上,有许多依水而生的蒹葭,衬托着视所可及的“朱氏宗祠”内,那棵高耸入云的百年古树,而就在古树荷塘不远的地方,便是延承昔日“古吴家桥”悠久历史,见证了“头桥镇”诞生的那座清代古桥----“江洲头桥”。

2010-3-11 10:36
回复


221.229.80.*

219楼

舅舅家池塘边上的“蒹葭”,头桥人俗称“花芦”,花芦在头桥的种植史,有数百年之久,史载“···顺江洲初涨···栽芦固沙成洲···”,正因植芦利于水土保护,故而,旧时《民约》中,便有严禁江边居民带镰下滩的特别规定,舅舅家的花芦,在酱园中也能发挥它的作用,这种芦编制品,是酱园内的生产辅助工具之一,据知情老人回忆,花芦的秸杆可用来制作状似坡屋顶的三角型雨盖,一只就能盖住4只大酱缸,雨过天晴时,阳光照在上面,非常惹眼,场面壮观,吴老对此应是不会淡忘的。后天便是我与梁焱小姐约定暂停评论的3月14日了,老家人的立场很明确,既不坐视历史被改写,也不全盘否定吴老对中国航空事业作出的伟大贡献,有意见可以暂时搁置到吴老的逝世纪念日后再说,毕竟乡亲一场,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2010-3-12 10:26
回复


218.91.33.*

220楼

舅舅家池塘边上的那种“花芦”,在头桥乡境所有沿江和内陆庄圩,都有生长,乡境史料记载,花芦“···喜水生···叶阔超三指···花大若兔···”,“···早春发芽似笋···白嫩且甘,滩娃喜食···”,“···端午前···采叶裹粽,香味别致···”,芦杆可“扎篱为院”,芦花可制“冬可御寒”的“芦花窝”,芦花窝(一种鞋子)现在以经没人穿了,但在民国时,却是头桥最常见的,乡境上了年纪的老一辈人都曾穿过,因此,只有真正的故乡人才会知道,吴老当年冬天抬水时,穿的是老家头桥的芦花窝。明天便是3月14日了,根据前面与梁小姐的约定,从明天起的3月14日-3月23日,将暂停评论10天,以示对吴老乡贤的崇敬与怀念,等3月24日那天,咱们再接着继续那个关于舅舅的话题。

2010-3-13 09:22
回复


221.229.83.*

221楼

十天暂停,今以结束。吴老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当天,他的半身雕像在京揭幕,吴老作为我国航空发动机之父,且其航空报国的精神亦感动全国,故为其塑像,是他理应得到的褒奖,因此,作为来自他老家头桥镇的崇拜者,我对吴老青铜像的揭幕,表示道义上的欢迎。吴老今日能够立像扬名,这与昔日故乡恩人鼎力资助,终使其没有因家贫而被迫辍学,是分不开的。既然吴老在其口述中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在《我的中国心》133页上部明确表述,“舅舅一家”的影响,是形成其“人生观、价值观”的首要要素,那么,我倒是觉得有必要让您大致了解一下,《我的中国心》第3页吴老着重提及的舅妈和几位表哥的简要情况。

2010-3-24 11:11
回复


218.91.34.*

222楼

在讲述舅妈的姓氏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该姓的有关历史。古籍称,“黄帝”是“姬姓”部落的始祖,原居“姬水”附近,以“天鼋”为本氏族的图腾标志。《国语·晋语》载:“···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其中,第一个上古大姓便是“姬姓”,“姬姓”后来又衍生出198个“氏”(注:例如,前面141楼讲过的“吴氏”,便是由“姬姓”衍生而来。),而舅妈的先祖与吴老的先祖一样,均是出自上古“姬姓”所衍生出的,两个不同的“氏族”分支。

2010-3-25 09:03
回复


218.91.34.*

223楼

上古时代的周朝,是个“姬姓”诸候国,故《国语·周语》载:周人出自“天鼋”。“姬姓”在春秋战国时的东周,衍生出其198个氏族分支之一的“林氏”。

2010-3-26 09:28
回复


218.91.34.*

224楼

“林氏”后为“林姓”,其郡望,在“河东道(注:详见前面158楼)汾州(注:今山西汾阳县一带)”领治的“西河郡”。

2010-3-26 09:41
回复


218.91.35.*

225楼

“西河郡”为战国时魏国初置。汉元朔四年(公元前125年)又设西河郡,相当于今山西、陕西之间黄河沿岸一带。

2010-3-27 10:35
回复


211.143.58.*

226楼

总公司拉选票,才是对他最大的污辱!

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2010-3-27 15:50
回复


60.28.165.*

227楼

总公司拉选票,才是对他最大的污辱!

2010-3-27 15:50
回复


218.91.34.*

228楼

感谢中航工业的同志们为我们讲出了总公司拉票的实情,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的,很高兴中航工业的同志也终于了解了吴大观出生地的真相。吴老的精神值得学习,但如一边高呼口号,一边暗地里又“失明健忘”地耍花样,一旦被戳穿了,也只会成为历史笑柄而已。

2010-3-29 13:40
回复


218.91.32.*

229楼

“黄帝”载于古器铭文《陈候因咨敦》,而《国语·晋语》有“···黄帝以姬水成···为姬姓···”的说法。由“姬姓”衍生而来的的“吴氏”,是“以国为氏”,而由“姬姓”衍生而来的“林氏”,则是“以字为氏”。故而,这也是中国古代史上,当时姓氏宗法制度条件下,“因姓授氏”的几个常见表现形式之一。

2010-3-30 13:18
回复


221.229.82.*

230楼

此外,由“江南道”(注:今江苏、江西、浙江等省长江以南一带)泉州(注:今福建福州、泉州一带)领治的“南安郡”,亦是古“林氏”族人的另一望族聚居地之一,该姓在当地有“陈、林半天下”之说。
【提示】:请有正义感的网友去点击“百度贴吧中航工业吧”,看看那的情况,考虑一下,为何中央台和央视网上中航工业那么先进,而实际状况下却是这般景像,想明白了,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有人一边高呼学习口号,一边又干着篡改历史的勾当了。

2010-3-31 10:02
回复


221.229.81.*

231楼

《我的中国心》第3页上部,吴老着重提及了舅舅家的三位大学生——大表哥、二表哥和五表哥,在其口述中,吴先生详述了二表哥和五表哥所上大学的名称,分别是“南京东南大学”和“上海光华大学”,但大表哥俱体上的北京哪所大学?却没有明述,而只有一段“···上的是北京的大学···”这个含糊的说法。那么,大表哥上的这所北京(注:当时称北平)的大学,究竟又是哪所高等学府呢?其实,吴先生舅舅家的那位大表哥,上的那所北平的大学名称中,有“汇文”二字。

2010-4-1 13:19
回复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9】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211楼-241楼) - 头桥小弟 - cccptzdl19840501的博客
mm11_1029
1位粉丝

232楼

谢谢你承诺的十天,也谢谢你对真实的执着.....我不知道您的工作是做什么,但我希望是做技术的;我希望您也能把这份执着放在您的工作上....
我是个天生叛逆的孩子;所以我执着地不肯走他曾经走过的路。曾经有人对我说,也许就是这样叛逆的我,才能够得以逃脱被安排的命运....才能够客观地审视他的职业历程。
我不想去揭露那些真相,中航工业或是其他。我很客观地说,航空工业很难,一直很难。它不是可以飞入太空的飞船,更不是可以在几百公里外落地开花的导弹;说到底,航空,只是我们可以保卫自己国家的手段!
但是,每个企业都要生存;他们不可能有每年几百亿的拨款....真的,他们,航空人真的一直在努力;也许只是努力的还不够....
只是,我希望那些在不在这个领域的人想想,你们也是否在努力?!基础学科研究的缺失,对名利和金钱的追逐,也许都是导致这个悲剧的因素。
我永远记得有人曾在我新华网的博客留言:发动机之父,没有孩子.....我无法说什么,也许是对的,也许是错的;也许我当年就选错了我的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二字,失去的也不会再得到;我们必需要向前看;也许只有不停地向前看,才能走的更好。
我想,我的外公当年允许我选择了自己的路,就不过是因为他知道:我不是他,我是我;我也希望这里发言的每个人,都能做自己....做自己,其实比执着地去挖掘某个真相更难;而在我看来,真相,或者希望知道真相,不过是个借口或者安慰....安慰自己...
往者不可...来者犹可...
对我来说,任何的真相,其实都抵不过我知道唯一真相:他不在了,永远不会再回来...其他的,我不在意了...
我以我曾经回答记者们的一句话,来结束所有这一切,我希望我的生活能继续向前,无论我有多悲伤....
记者问我,是否可以描述下我心中的他;我回答他们: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记者又问:他是否会感到遗憾,因为... 我回答他:人生,因为缺憾而完美..

2010-4-1 17:05
回复


221.229.81.*

234楼

舅舅家族世代经商,在乡境是商界名流,因此,舅舅家的几位大学生,在学校中所学专业方向,也基本以财会为主。吴先生在《我的中国心》第3页上部,重点提到了那位“···多才多艺,会篆刻、画画···”的五表哥,而实际上,舅舅家中才艺双全的表哥并不止五哥一人,吴老其他表哥也一样工于书法绘画,才华横溢。吴先生之所以会对五哥印像特别深刻,那是因为,史料中记载,这位后来寓居台湾的表哥,是与他年龄最为相妨,且又是小学校友的老家亲人。清明节眼看又要到了,考虑到一些人之常情,因此4月4日-4月6日将暂停3天,以便吴老的亲人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境。我是从小在吴老的光环中长大的一代头桥人,我不知该叫梁小姐一声姐姐还是妹妹?如果梁小姐也在头桥长大,也许我们还会成为同学加好友,因为,吴老是我特别崇拜的老家乡贤,我对他有感情。尽管他没见过我,也尽管我同时也是个批评者。其实梁小姐也能看出,我虽在批评他,但还是偏护他着一点的。因为如果换成是别人在批评,可能不是这个样子。我也是个很叛逆的人,我对别人说话不会像在这里这样客气,因为您毕竟是老家人的后代,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念山情也得念水情。所以我对您从不用“?!”,而是以“。”结尾。我只想对您说:不能尊重历史,就不会被历史尊重,历史不会看谁是名人就为他改变运行轨迹,历史也不会因为谁值得同情就放弃对他的惩罚,这就是历史。

2010-4-2 11:09
回复


221.229.80.*

235楼

吴大观先生航空报国的精神值得我们肯定,即便我是在批评他,但我仍然要高度评价这位伟大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他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他为咱中国人争了光。吴老的伟大,就连我这个批评者,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我认为,中央号召全国学习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也是我之所以既是个批评者又是个崇拜者的原因。当然,桥归桥,路归路,批评不会因为崇拜而停止,因为他的部分言行确实值得批评。明天便是4月4日了,我将按约于4日-6日期间暂停评论3天,4月7日时,再接着为您继续讲述舅舅一家的故事。

2010-4-3 11:09
回复


221.229.83.*

236楼

三天暂停,今又过去。结合乡境史料、其它文献资料以及头桥本地知情老人回忆,舅舅以及他的亲戚“陈姓老者”的子女,有的旅居海外,有的则仍居住于包括头桥在内的境内各地,其中,部分海外人士还曾回头桥探过亲,对家乡的发展与经济建设亦曾作出过相应的贡献。因此,他们的名字,也与其父辈乡贤一样,永载于乡境史料之中。

2010-4-7 11:35
回复


221.229.83.*

237楼

吴老口述资料的编委会,虽然在专业技术、社会经验、年龄资历、身份地位上堪称前辈,但他们却刚好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这些权威编者们,对吴先生老家“扬州头桥镇”的历史人文,几乎彻底茫然无知。也许令撰史者想不到的是,向我提供回忆资料并现场指证历史遗迹的多位知情老人中,便有与吴老沾亲带故的那些乡贤的直系亲属,这也许就是貌似强大的航空版权威出版物,之所以会在头桥这个“小阴沟”里翻船的客观原因之一吧。

2010-4-9 11:16
回复


218.91.32.*

238楼

《我的中国心》第6页下部,吴先生谈到了大表哥在上海金城银行做襄理的事情。也许,吴老对这位名字中最后一个字为“鑫”的大表哥的记忆,也只停留在了襄理阶段,而对大表哥后来在银行中的成长经历,可能不是很了解。因为,也许吴先生不太清楚的是,他的这位来自老家头桥镇的大表哥,其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便正是在这家上海金城银行之中的。

2010-4-10 09:28
回复


221.229.80.*

239楼

“襄理”之职是上海金城银行中,协助经理主持业务的人,地位仅次于“协理”。吴先生的大表哥走出校门后,来到这家上海规模较大的银行中,参与实习直至正式工作。大表哥从基层岗位干起,勤恳踏实,业务娴熟,能够团结同事,且责任心强,由其经手的大宗现金往来账目从无差错,且于日常工作期间,还逐渐表现出了非常优秀的业务水平与领导能力,故而,他后来又从襄理之职继续晋升,直至最终进入了金城银行总行的最高决策层之中。

2010-4-12 13:08
回复


221.229.81.*

240楼

不知您是否还记得,前面52楼和193楼中不断提到过的那位“朱姓乡贤”?这位乡贤当年也曾在这家上海金城银行中当过领导。吴先生在《我的中国心》第6页下部口述了他去上海考试时,曾住在时任该行襄理的大表哥那的事情。我不知吴老是否也曾顺便去拜访过,那位当年曾与舅舅和陈姓老者常有合作的朱姓乡贤?这位乡贤,是民国头桥镇知名的金融界人士,常以乐善好施而闻名乡境。当年若没有舅舅、陈姓老者和朱姓乡贤等头桥名士全力筹建并注入资金的“头桥镇清寒学子资助会”,显然,昔日曾处在辍学边缘的吴老先生,是不会有如今在北京立像扬名的今天的。

2010-4-13 09:09
回复


221.229.82.*

241楼

朱姓乡贤无法看到中航工业大厦门前,昔日九字圩的吴蔚升(注:吴大观本名),如今以经树立了半身铜像。吴老当年在上海时,如果能有机会向那位金城银行中的朱姓乡贤,了解一下自己老家头桥的历史人文,并听听关于明代中叶“丹、江两县亲临分界”和“以此为界,永息争端”的故事(详见前面45楼-50楼),也许,吴先生在《我的中国心》中的部分口述,便不会出现了。吴老也许想不到,历史竟会有这样离奇的巧合,因为,乡境史料明确记载,这位与大表哥在上海同一家银行工作的朱姓乡贤,正是《开沙志》等史料里描述的“江都朱氏”的后裔,而几百年前的明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头桥乡境沙洲,便正是在“朱姓乡贤”的先祖“江都朱氏”的跑马努力下,正式进入扬州江都版图。

2010-4-14 16:28
回复

 

【我的网易博客评价:以上引用的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第211楼-第220楼

,主要是评论者(注:吴大观的真实故乡头桥镇网友)继续讲述了吴口述中的那位影响了他一生的舅舅家的头桥老酱园及家族池塘的情况。221楼-241楼则依据吴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着重讲述了舅舅家庭成员及朱姓乡贤的相关情况。其中吴大观的外孙女梁焱小姐两次留言参加评论并阐述她的观点,同时得到了吴老家乡网友的回复。具体原文请详见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查看方法:在“百度贴吧”搜索栏内搜“吴大观”三字,即可进入“吴大观吧”查看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