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7】(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151楼-180楼)  

2010-09-27 15:4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NO:6,下接NO:8】

 

221.229.81.*

151楼

《左传》中扬州称“邗”,《束公畏皇事略》亦有时称扬州为“邗”的描述(注:详见《束星北档案》一书第6页下部)。据《邗江地理志》等史料记载,今头桥镇所在的邗江原是古城,东周敬王三十四年(公元前486年)为吴国所筑,“吴氏”先祖吴王夫差为争霸中原,在江淮间“开邗沟,筑邗城”,始有今日扬州。

2010-1-19 13:11
回复


221.229.81.*

152楼

(修正):我在142楼打漏了两个“前”字,应为“公元前506年”和“公元前473年”,特此更正。

2010-1-19 13:37
回复


221.229.82.*

153楼

《晋·集解》“···(吴)于邗江筑城穿沟···今广陵邗江是”,《清·邗记·卷一》载:“···春秋(鲁)哀公九年秋(注:即东周敬王三十四年,吴王夫差十年,公元前486年)···吴城邗,沟通江淮···”,《清·扬州水道记·卷一》:“···邗沟以广陵邗江得名,而由江达淮,皆谓之邗沟···”。(注:“广陵”是古扬州的另一别称之一。)

2010-1-20 08:47
回复


221.229.82.*

154楼

从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到“吴家桥圮···头桥镇始生”,古“吴氏”先贤与今“扬州”,“邗江”,“头桥”三级区划之间的某种历史渊源,显然是不应被我们所淡忘的。

2010-1-21 08:43
回复


221.229.82.*

155楼

《我的中国心》第1页:“···我的母校···在介绍时把我说成了扬州江都人···”“···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镇江···是···宜候的领地···”“···对面就是扬州···”(注:详见各大网站),“宜候”客地,如今却成了吴老的归属,“吴王”开辟的邗城故土,反倒成了对面的城市,如果换成您是他的故乡人,您又将作何感想?

2010-1-21 12:49
回复


221.229.82.*

156楼

吴先生是位伟大的爱国者,他“航空报国”的精神令人钦佩,我们高呼口号以表达学习传承的决心,值得肯定。但是,如果我们口号喊了半天,却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生在哪的?倒底是哪里人?这也未免有些不太说得过去。也许终于有一天,当我们的后人忽然发现,吴老“生于镇江”还得解释自己“算镇江人”,似乎值得推敲之时,希望我们这些曾高呼过学习口号的崇拜者,面对后人的疑惑,不要反被自己的子孙,问个哑口无言。

2010-1-22 15:13
回复


218.91.34.*

157楼

2009年末,“吴大观先进事迹报告团”进入江苏境内的消息传来,令人精神振奋。昔日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也确实够忙的,不知“报告团”是否也该在百忙之中,顺便从南京,镇江等地,抽空来吴老口述中的“老家”头桥镇,作番感人肺腑的宣讲,并去探视一下“池塘主人”现存的遗迹旧屋呢?也许您会问,“池塘主人”究竟是谁?我想,今天可以告诉您了,乡境史料中记载的那位“池塘主人”,就是吴老《我的中国心》中口述影响了他一生的亲舅舅。

2010-1-23 09:08
回复


218.91.34.*

158楼

舅舅先祖的“郡望”,在“河东道(注:今山西太原及永济一带)并州(注:今山西太原西南晋阳城)”领治的“太原郡”。

2010-1-23 10:18
回复


218.91.34.*

159楼

“太原郡”是秦庄襄王四年(公元前246年)初置,相当于今山西五台山以南,霍山以北地区。

2010-1-23 10:25
回复


218.91.34.*

160楼

该姓族人的另一古时望族聚居地,在“河南道(注:见前面149楼)沂州(注:今山东临沂县)”领治的“琅玡郡”。

2010-1-23 10:33
回复


218.91.34.*

161楼

“琅玡郡”,春秋时为齐国“琅玡邑”,越王勾践曾迁都于此,秦朝初年(公元前221年),秦置琅玡郡,相当于今山东东南部胶南县,诸城县,临沂县一带地区。

2010-1-23 10:42
回复


218.91.34.*

162楼

舅舅先祖族人中,有一支迁江洲,世居百年,建宅立祠,成为头桥镇近代史上最著名的望族大户,以致舅舅的“敬称”与“习惯称谓”,头桥百姓均能妇孺皆知。乡境史料几乎通篇都在不断描述舅舅的情况,而值得一提的是,史料明确记载,这位乡贤与吴蔚升(注:吴大观本名,“升”为繁体)是舅侄关系。并且,乡境史料关于舅舅的详细记载,与《我的中国心》中描述的“舅舅”所有细节,完全一致。

2010-1-23 13:15
回复


218.91.34.*

163楼

吴老在《我的中国心》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他不明白舅舅为何不信佛。很可惜,吴老没有机会亲眼看到答案了,如果他当初能来老家头桥,看看乡境史料中记载的一位“陈姓老者”(舅舅的亲戚),当着佛像说的一句话,也就一切都明白了。

2010-1-23 13:31
回复


221.229.82.*

164楼

乡境史料记载,舅舅和“陈姓老者”等乡贤,是头桥镇“清寒学子资助会”的开创者,史载“···除少数富家子弟能升中学外,清寒学子是无力升学的···”,这与《我的中国心》第6页,吴老口述“···我能够上扬州中学,是靠舅舅的帮助···”不谋而合。而该书第七章“感悟人生”那段中,吴老又口述“···我小的时候接受的教育···我舅舅一家,我在扬州中学···接触到的人···他们都对我有着影响。而这些影响综合在一起···就是我的人生观,价值观···”(详见133页上部)。可见,吴老今天能够被号召全国学习,扬州在他一生中的影响是不可否定的。正所谓“看到满园花似锦,更应怀念种花人”,南京,镇江与扬州紧挨着,“吴大观先进事迹报告团”都到家门口了,却没能有空闲回趟老家,感恩一下当年曾帮过吴老一把的舅舅等乡贤,是否合情合理呢?

2010-1-24 08:56
回复


221.229.82.*

165楼

史料中的这位“陈姓老者”,我想,吴先生应当是再熟悉不过了。陈老乡贤在清末民初是头桥镇商界名贾之一,且是民国江都县头桥乡甲级议员,上海益祥钱庄创始人。其知名度与美誉度,与舅舅旗鼓相当。“陈姓老者”与“金融巨子”胡笔江先生私交甚广,且是同门师兄弟,可以说“陈姓老者”见证了吴先生在头桥成长的一切经过,陈老乡贤是位长寿老人,百岁老寿星,头桥有许多著名乡贤都曾是他的学生,吴先生能成为今天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舅舅与陈姓乡贤,都是当年将吴大观先生,引领进神圣知识殿堂的领路人。

2010-1-24 09:21
回复


221.229.82.*

166楼

吴老生于“扬州头桥”,本该是个“正史”,而如今,面对“生于镇江”的“算镇江人”,却反而成了个“野史”,“老家头桥”本该是被永载史册的“衣胞之地”,而如今却反被排斥于社会主流之外,且我们还得去告诉后人,吴大观先生其实是生在他老家“头桥镇”的,实在令人心情沉重。古时,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献,被保存在敦煌石室当中,终于得以被今人发现,而如今,我讲述的这些关于吴老的历史片段,是否也会流传给后人,作为他们研究吴老的参考呢?我想,千百年后,后人会给我这个“无名氏”,一个合理的答案。

2010-1-24 12:51
回复


221.229.82.*

167楼

“陈姓老者”家住舅舅对面,且离“朱氏宗祠”不远,所居环境非常古朴典雅,有私家园林,颇有乡贤诗句“晓露穿檐珠滴翠”的意境。前面各楼讲过的头桥沙洲“跑马分界”的“江都朱氏”后裔中,有一位“朱姓乡贤”,与“陈姓老者”同是舅舅的事业合作者。“池塘主人(舅舅)”“陈姓老者”“朱姓乡贤”,在乡境史料中常被同时提及,例如,吴老口述中的“1931年(民国二十年)大水灾”,头桥镇主要组织救灾,捐款的人员名单中,这三位乡贤的名字便在一起出现。

2010-1-24 13:19
回复


218.91.35.*

168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吴老口述:“···我的老家在长江下游的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让我倍感亲切。而如今,原本不是故乡的客地镇江,却成了吴老的“故乡”,真正的故乡“扬州头桥”,反倒倍受冷落,“报告团”来江苏时,却是两过家门而不入,甚至,在国内吴大观先生所有生平简历中,还均有选择地对吴老口述里的“老家头桥”,只字不提。不知当年曾帮过吴先生一把的“池塘主人”和“陈姓老者”,若能看到今天的局面,又将作何感叹?

2010-1-25 09:38
回复


218.91.33.*

169楼

舅舅是哪人?其实,吴先生在书中以经告诉我们答案了。《我的中国心》第3页,吴老口述:“···舅舅···不像乡下许多人那样信佛···”,不知您是否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吴先生在描述“舅舅”时,其潜意识中,是以“乡下人”为参照的。而这个“乡下”究竟在何处?答案就在该书第2页和第140页的口述里。140页下部,他口述了“画痄腮”的情景:“···上小学的时候···舅舅店铺里的账房先生用墨汁在我红肿的腮帮子上画一画···”,而在第2页下部,吴老又口述:“···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要帮助母亲做家务···我和母亲一起从池塘里抬水···每天放学回来,我都要帮母亲烧火···”,从中可见,第2页“很小的时候”“每天放学回来”,显然是指第140页“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知道,吴老生于1916年,而“很小的时候”和“上小学的时候”,自然是在吴老1931年后,把家从头桥镇搬到镇江城里之前的,因为,他是1931年在舅舅的帮助下,上的扬州中学。那么这个乡境史料明确记载,本镇百姓妇孺皆知的“池塘主人(舅舅)”,倒底是哪人,还用明说吗?

2010-1-26 08:58
回复


218.91.35.*

170楼

头桥舅舅的宅院,给吴老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以致于吴老在《我的中国心》第3页,第133页,第134页,几次提到了舅舅的宅院门联:“传家有道唯忠厚,处世无奇但率真”。前面的帖子122楼,123楼和124楼,我们曾经探讨过吴老口述中,为何1931年后搬镇江,却通篇没有他在镇江生活的场景描写,而《我的中国心》第3-4页,吴先生却让我们不难看到这样的口述:“···在扬州中学上学的时候,每次放寒,暑假回家,母亲就让我住在舅舅家···”

2010-1-27 08:42
回复


218.91.35.*

171楼

吴老一直将头桥舅舅府上的那付对联:“传家有道唯忠厚,处世无奇但率真”铭记于心,最终成为了吴先生人生观,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这才有了今天“报告团”在全国的巡回宣讲,然而,不知“报告团”是否也该将一付对联,作为行程安排的参考呢?那付对联是什么?它就是:“口渴不忘掘井者,天寒常念卖炭翁”。

2010-1-27 09:02
回复


218.91.35.*

172楼

看了《我的中国心》“吴大观同志简历”和正文部份,让我实在有些不可理解,因为,我始终没能弄明白,这位既不清楚“究竟生在哪?”,也不清楚“到底搬到哪?”,且不清楚“搬家后是否俱备入籍镇江的相关基本条件与经济能力?”,更不清楚“当年曾经在镇江住过几天?”的吴老先生,在如今一切均一问三不知,且还是在明知其归属有争议的情况下,他怎么就“一路绿灯”地成了个“生于镇江”的“算镇江人”了呢?您不觉得我们当前某些撰史机制,审核效率与学术风气,应当引起我们反思吗?读完全书,我难免对“生于镇江”的“算镇江人”心存一些疑惑,这些疑惑倒不是来自吴老口述本身,而是这本书中不断折射出的一些奇怪现像,因此,我觉得有必要与您闲谈一下这些心中疑惑,仅供不作定性依据的某种参考。

2010-1-28 15:01
回复


218.91.35.*

173楼

疑惑一:如果我会跑去问:“吴老,请问您贵姓?”,那么我想,您一定会说:你明知吴老姓“吴”,还跑去问“贵姓”,那不等于是句废话嘛!不错,这倒说明了一个常识----即:当我们明知他姓什么时,是不可能去问他“贵姓”的。同理,吴老既然“生于镇江”,那么他何必还得去解释自己为什么“算”镇江人呢?“生于镇江”,也会说自己“算镇江人”?这本该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呀,可如今在“疑惑一”中,我们还得当个事来说,您不觉得当前的某些现状,未免有些荒唐吗?“生于镇江的算镇江人”与“吴老您贵姓?”,似有某种相似之处,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为何《我的中国心》编委会和航空工业出版社这么多人,却偏偏谁都发现不了那个“算镇江人”的“算”字,似乎值得推敲?

2010-1-28 15:31
回复


221.229.83.*

174楼

疑惑二:《我的中国心》吴大观简历中,明确指出:“吴大观···1916年11月13日出生于江苏镇江···”,而令人不解的是,正文部份吴老却偏偏通篇都没说他生在镇江。那么,这简历中的“生于镇江”又是从何而来?编委会显然不会看不到正文开篇的第一句话“我出生于1916年11月13日,是江苏镇江人”,而编者的专业素养理应能够准确意识到,吴老此处说的可并不是“我1916年11月13日,出生于江苏镇江”呀,吴若生于镇江,那他自己干嘛不说?难道编委会就真的想不到这一点吗?更何况,同页还有“把我说成了扬州江都人”的情况,那么我想,任何一个俱有基本职业敏感与社会经验的人,都该发现这里似乎应当谨慎推敲,以探究其因,但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本该顺理成章被注意到的非常明显的细节,偌大编委会却偏偏又是谁都发现不了。这就让人费解了,看不出个“算”字,以是失误在先,而此刻却又离奇地再次出现失误,是何缘故?吴老并没说他生在镇江,且编委会还明知有争议,那编者又是以怎样的依据,来判定吴生镇江呢?然而,更加让人蹊跷的是,在谁都能看出没依据,且明确知道有争议的情况下,这本《我的中国心》,它又是怎样历经重重严格审查与细致复核,而推向社会的呢?

2010-1-29 10:46
回复


218.91.35.*

175楼

疑惑三:我们作个设想:“生于镇江”如果当初确曾出自吴老之口,那么,在吴先生自己尚混淆两个“镇江”概念的情况下,编委会又是怎么知道,吴口述中的那个“镇江”出生地,就一定指的是“行政区镇江(镇江市)”,而不是“邮区镇江(江都头桥)”呢?该书开篇第1页,很明显就能看出吴老口中,存在两个不同性质的“镇江”,并且,同页的那个同时出现的“还”字和“算”字(注:详见前面94楼-97楼关于“两个镇江”,“还”和“算”的分析评论),也该提醒编者,此处似应斟酌一二,以辨明吴老是否混淆了这两个不同的“镇江”概念。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连我这个读者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而编委会此时却又不知为何,偏偏在这一即将左右吴老归属的关键时刻,再一次间歇性地,忽然“视力欠佳”?

2010-1-30 13:38
回复


221.229.82.*

176楼

疑惑四:您看现在是不是这么一个情况:当吴老在正文中并未口述自己生于何处之时,编委会却似有神奇“先见之明”,能“未卜先知”地明确指出“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这皇上不急太监急,似乎编委会的现身说法,比吴老自己口述还要权威。编委会如此甘当“代言人”,个中原因,实在耐人寻味。当前的现状,好像也像是那么回事:如今编委会编写的吴老生平简历,犹如“圣旨”一般“诏告天下”,似乎远比吴老“口谕”,更俱效力。我实在弄不明白,既然吴老生平一切都得以编委会的说法为准,那还要吴老口述干嘛呢?不如就编委会自己编编得了,倒也省事。然而,当涉及吴老俱体“生于江苏镇江”何“镇”何“村”,这一足以辨别其真实出生地的核心问题时,编委会却又莫名其妙地突然丧失了“未卜先知”的法力,而在“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之后忽然“惜墨如金”,从此对“何镇何村”没了下文。既然不清楚吴生何处,何不去问一下呢?可令人非常纳闷的是,拥有先知先觉“特异功能”的编委会,此刻却又忽然变得“难得糊涂”起来,似乎谁都想不到,该在吴老尚健在的时候,去问一下吴老本人,他究竟生在“镇江”何“镇”何“村”?

2010-1-31 09:29
回复


221.229.82.*

177楼

疑惑五:舅舅是谁?这个问题看似毫不起眼,但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其实,明眼人都不难发现,这个“舅舅”,可是个至关重要的关键人物。原因在于,如果《我的中国心》也能像在第4页下部注释巴玉藻,王助,茅以升和赵声等人那样,去注释一下舅舅是谁?舅舅是哪人?舅舅的祖宅在何处?那么,这位口述扬州中学时住“舅舅家”的吴老,搬家后倒底曾在镇江住过几天?便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然而,一个让人非常奇怪的现像是,不知为何,编委会却谁都“没能发现”,书中这位至关重要的“舅舅”,他还偏篇始终都是无姓无名?

2010-1-31 13:46
回复


218.91.33.*

178楼

疑惑六:比对《我的中国心》和《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关于吴老的生平介绍,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细节:除“1916年出生于江苏镇江”基本相仿之外,在出生后的生平历史中,《我的中国心》是从“1942年”开始描述的,而《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则是始于“1931年”。从后者可见,撰史时,是可以从“1931年”开始的,而《我的中国心》为何会选择从“1942年”开始描述?实在令人不解。原因在于,吴老在正文中第1页,已明确口述老家在头桥,以及1931年后才搬到客地镇江的事情,同时第5-7页,还用了一个整章的篇幅,描写了他的母校扬州中学。莫非吴老这整章整段的口述,编委会刚好“碰巧”也“没看见”?老家头桥与中学母校在“航空版”简历中均只字不提,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吴老在扬生活学习这么多年,扬州却连上个简历的“资格”都没有,这合情合理吗?光看这简历,谁会知道吴老的母校是扬州中学?谁又会知道他的老家是扬州的头桥镇?而非常“巧合”的是,这1916-1942那段被“隐去”的历史中,“刚好”包含了吴老在扬的所有生活和学习史,在吴老对这段历史以经明确口述的情况下,却不知为何,又会被编委会的同志们,“选择性遗忘”?

2010-2-1 13:25
回复


221.229.82.*

179楼

疑惑七:不知编委会是否曾在他们自己写的书中,发现这样一个细节:《我的中国心》只有吴老“1937年毕业于扬州中学”的时间描述,而却通篇都看不到吴老“入学扬中,直到毕业以前”的俱体时间描写。费解的是,这个“1931年”上扬州中学的时间描述,却是在《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中才能看到,我觉得很纳闷,这吴老何时上扬州中学,好像也不该这么“讳莫如深”吧?而“巧”的是,这离奇“失踪”的“1931年至毕业前昔的日子”,还“刚好”就是吴老口述“···1931年长江发大水···这以后,我的家···搬到了镇江城里···”和“···寒,暑假···我住···舅舅家···”的那一时间段。那么,结合前面117楼-123楼的“疑问一至疑问七”,面对这位既不知搬到哪?也不知何时搬?且还看不到搬家实物证据的“算镇江人”,我不明白的是,为何又“没能”引起编委会的“特别关注”?这不是航空工业系统的出版物《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尚能知道吴老“1931年”上的扬州中学,而偏偏与吴老同属一个系统的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物《我的中国心》,却反而对“自家人”何时入学这么“不了解”,您不觉着,这书中的“境界”实在是很“精彩”吗?

2010-2-2 09:17
回复


221.229.81.*

180楼

疑惑八:我注意到,《我的中国心》一书中,有名有姓者,共计200多位,其中,正文部份直接出场人物110多位(例如:第5页“···朱伯吾是我们的···生活老师···他对我的影响也是很大的···”),附件部份间接出场人物100多位(例如:52页照片下的注释“···苏联专家索可诺夫···”和99页“编者补记”中部的“···车间钳工石化红老师傅···”),同时,158页的“编者补记”内,还提到了吴老2000年“五一劳动节”日记里,所记载的那句“每天都有老张送水”,为此,编者还不忘专门为读者解释了一下“···老张是···传达室的工作人员···”。编委会能让我们了解到,对吴老有影响的生活老师叫朱伯吾,也能帮我们打听到那位送水的老先生,在传达室工作,同时也能告诉我们,照片中那位谁都不认识的外国人,叫索可诺夫···而令人费解的是,编委会为何偏偏“忘了”去向能够记住数百人姓名的吴老,打听一下,他在第3页,第4页,133页,134页不断提到的,影响了他一生的“舅舅一家”,都姓甚名谁呢?《我的中国心》第138页,有个小标题叫“人贵有自知之明”,不知编委会能否也让读者能“知”,头桥舅舅一家“之明”?

2010-2-3 09:37
回复

【我的网易博客评价:以上引用的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第151楼-第155楼

,主要是评论者(注:吴大观的真实故乡头桥镇网友)继续讲述了“吴姓”与“扬州、邗江、头桥”的历史关系,并对吴老不懂老家历史,错认故乡提出批评。156楼-171楼主要讲了吴口述中的那位影响了他一生的舅舅,其实是个扬州头桥人,并对报告团“两过家门而不入”进行批评。172楼-180楼则依据吴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批评编委会明知当初有悬疑与争议,却装聋作哑,不负责任,不查不问,以致误导全国的荒唐失职行为。具体原文请详见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查看方法:在“百度贴吧”搜索栏内搜“吴大观”三字,即可进入“吴大观吧”查看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