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5】(转贴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91楼-120楼)  

2010-09-27 15:3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NO:4,下接NO:6】

 

221.229.80.*

91楼

正因“江南城镇”在人们潜意识中成了“更高生活形式”的像征,因此,信封上“镇江头桥镇”的文字符号无形中向他们传达了“我可能是镇江人”的心理暗示,并形成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倾向。但他们心中同时也会充满这样的迷惑:我们究竟应该是哪里人?为何我们被称为“镇江头桥镇”,但管理者却是江都的行政长官?于是,他们需要寻求一个合理的答案来解释民国头桥镇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现状。而与此同时,一个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的出现,使他们顿时拨云见日。

2009-12-23 11:30
回复


221.229.80.*

92楼

我们上学时曾做过一个“击鼓传话”的小游戏,即前排的同学在鼓点的干扰声中通过耳语向后排的同学传达“兔子”的口令,等最终口口相传至最后一名同学时,他却站起来回答听到了“柱子”,有生命的“兔子”变成了无生命的“柱子”,这便是对成语“以讹传讹”最生动的实证。镇江史料《开沙志》《丹徒县志摭余》所记载的头桥乡境沙洲“丹江两县亲临分界”的史实发生在明代中叶,在口语传播时代,几百年前的那次“跑马分界”在民间流传至今会一定程度上存在曲解与偏离,这是我们不难理解的客观现像。

2009-12-23 13:53
回复


221.229.80.*

93楼

正因“镇江头桥镇”的心理误导,加之几百年前以讹传讹的区划归属情况在缺乏权威历史信息佐证的客观背景下口口相传,故而便进一步强化了“我是被从镇江划给江都的镇江人”的心理错觉,并逐渐积淀稳定下来,形成某种心理定势,以致于最终本能地在潜意识中完成了从“我可能是镇江人”到“我是镇江人”的演变过程。因此,台胞老人作为民国头桥“特定心理群体”一部分中的“个体”,误判自己是“镇江人”显然不是他的过错,因为,这是民国旧社会贫穷闭塞历史背景下,包括多种社会因素在内的各种社会影响力交互作用的必然结果。

2009-12-23 14:30
回复


218.91.149.*

94楼

在《海峡两岸的血脉情缘》一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何本泉是解放前镇江县头桥乡···人”的介绍,而在《中国科技专家传略》中,我们亦能看到:“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县(今镇江市)···”的描述,两位均曾生活在民国头桥镇的老人生平里,同时出现相同的“镇江县”三个字,这只是巧合吗?正因台胞老人混淆了两个“镇江”的概念,也正因吴先生在《我的中国心》第一章“我是镇江人”那段1916-1937的口述中同时出现了两个不同含义的“镇江”,因此,出于对历史及后人负责的精神,我们更应仔细斟酌,他究竟生在哪个“镇江”?

2009-12-24 15:08
回复


218.91.149.*

95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一章开篇的“我是镇江人”那段中,他口述道:“我出生于1916年11月13日,是江苏省镇江人。我的老家在长江下游的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由于这个沙洲偏江北一侧,乡政府把它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我的母校···开建校100周年纪念会···在介绍时把我说成了扬州江都人。实际上,1931年···家乡遭了水灾。这以后,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所以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详见《我的中国心》第1页)在这段1916-1931的口述中,我们注意到几个关键的字词:1)文中“实际上”三字,表明后一段是对前一段百年校庆所作介绍的回应,即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不是“扬州江都人”的原因。2)文中末尾处出现了一个“还”字,可见,整个段落是一个被“还”字有机联系的整体,即他又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算镇江人”的原因。

2009-12-24 16:58
回复


218.91.149.*

96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一章“我是镇江人”那段中有“我出生于1916年···是江苏省镇江人。我的老家在···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乡政府把它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1931年···家乡遭了水灾。这以后,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所以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的描述,在该段末尾出现了一个“还”字。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对“还”字的解释是:“表示现像继续存在或动作继续进行的副词”,可见,这段口述段落是被“还”字有机联系的整体。

2009-12-24 17:06
回复


221.229.83.*

97楼

一个表示“继续”的“还”字,证实了在吴先生的思维体系中,“邮区镇江”和“行政区镇江”之间是划了等号的,也就是说,在吴的潜意识里,两个“镇江”是同城的概念。

2009-12-25 10:22
回复


221.229.83.*

98楼

也许我们会觉得,不就是混淆两个“镇江”的概念嘛,这有什么呀,如今思想进步了,谁会对“出生地”看得这么重,有必要这么小题大作吗?其实,这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写历史毕竟不是写小说,小说可以虚构,但历史却必须严肃,正如急救医师必须严格区分体外诊断试剂与注射剂,电气工人必须区分火线端与零线端一样。我们如果对待其它事物无比客观公正,而对待历史却又如此偏执一端,显然是不公正的,双重标准不适用于历史领域,这是人类文明的共识。

2009-12-25 10:46
回复


221.229.83.*

99楼

历史总是严肃的,它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及时出现一群对历史较真的人来质疑我们看似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敬仰与批评并不是对立冲突的关系,历史真实也终究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尊重社会名人个人选择与心理归属的前提是,必须首先尊重历史真实与区划实际,变通游离于历史原真的边缘之上,是曲解了人类文明进步的含义。

2009-12-25 10:58
回复


221.229.83.*

100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详见95楼),我们可见吴先生判定归属地的年份依据是从出生到搬家的“1916-1931”的生活经历。在前面各楼的描述中,我们从已知的束星北(1907年生,详见8楼),余友泰(1917年生,详见8楼),茅永年(1927年生,详见33楼)三位乡贤的生平中证实,“1907-1927”的头桥乡境明确为江都辖区。尽管我们知道头桥乡境自明中叶以来皆为扬州土地,但立论需要有现在就能看到的网络证据才更为可信,由于以知的“1907-1927”暂时还不能完全涵盖“1916-1931”,因此,在我阐述观点之前,还需要再看一份头桥二战幸存者的口述资料,以保障吴先生“1916-1931”在老家头桥生活的这一时间段,能有充分的网上证据来证实头桥当时确属江都县行政管辖。(详见百度网内搜“薛艺友亲历头桥惨案”词条)

2009-12-25 15:39
回复


218.91.34.*

101楼

在这篇幸存者的口述实录中,证实了1938年的头桥乡境也是明确属江都的辖区,那么,吴先生用于判断“归属地”的“1916-1931”在头桥的生活经历,便完全涵盖在了从乡贤束星北诞辰到“头桥惨案”发生的“1907-1938”区间之内。至此,吴先生在头桥生活时的“1916-1931”“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历史格局,已被各种网上实证互相证实。

2009-12-26 09:54
回复


218.91.34.*

102楼

从《我的中国心》一文中我们注意到,吴先生通篇未说他自己“生于镇江”,而是用了一个不短的篇幅来解释他为什么应该“算镇江人”。为何他不直说自己“生于镇江”,而是先解释“头桥”与“镇江”的关系,并特别强调“老家”是“邮区镇江”呢?这是否正说明了在吴先生的思维形态中,两个“镇江”的界线并不十分清晰呢?

2009-12-26 10:08
回复


218.91.34.*

103楼

正因如此,从“···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的口述中(见95楼)就可看出,《我的中国心》吴简历中关于他“生于镇江”的说法值得推敲,理由如下:1)如果他的确生在“行政区镇江”,那么他还有必要特别说明一下自己应该是“算”镇江人吗?显然,我们不会不知道,一个确实生在镇江的人,他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潜意识中,都是理所当然的镇江人,那么,他在口述中使用“算”字便明显不合逻辑,因为,一个确实“生在镇江”的人是不可能说他自己“算镇江人”的。2)如他确实生于“行政区镇江”,那么,他自己为何不说?显然,如果他自己明确表述:“我1916年11月13日生于江苏镇江”,便不但会使文中“我是镇江人”的小标题更具权威性,同时也可不用再白费口舌解释他为何应“算”镇江人。可他偏偏却始终没有这样说,这又说明了什么呢?故而,这便证明了,他根本就不可能生在“行政区镇江”,而是生在那个他潜意识中自认为虽是“同城关系”,但多少还有些许区别的“邮区镇江”的。3)如果他确实生在“行政区镇江”,那么已被101楼明确证实属扬州辖区的“江都头桥镇”,为何反倒成为他口述中的“老家”和“家乡”呢?这是否更加旁证了他其实生于“邮区镇江”?

2009-12-26 11:25
回复


218.91.34.*

104楼

所以,一个“还”字,证实了吴先生其实混淆了两个“镇江”的概念,而一个“算”字又证实了吴大观先生根本不可能生于“行政区镇江”,而是生在被吴老认为是“邮区镇江”的“江都头桥镇”的。同时,95楼中吴口述里有个细节不该忽视,那就是素以严谨著称的那所名校在百年校庆时为何会将吴先生介绍为“扬州江都人”?我们知道,百年校庆100年才轮着一回,故而校庆时领导云集,媒体关注,场面严肃,校方对措词上自然会慎之又慎,如果没有充分根据,那所百年名校绝不可能会去乱说,那么,这么严肃的正规场合下,该校又是以什么依据来介绍吴先生的呢?

2009-12-26 14:45
回复


218.91.34.*

105楼

我记得,我们从小学升中学时,需要填写自己的个人履历,例如:姓名,出生年月,籍贯,家庭住址等等,那么,吴先生当年升入这所中学时,是否也会留下一些类似的个人信息呢?如果没有留下过,那么该校百年校庆又为何会将他列为介绍对像呢?如果资料不全,该校又是根据什么来介绍他是“扬州江都人”的呢?

2009-12-26 15:01
回复


218.91.34.*

106楼

在网上公布的头桥乡贤余友泰生平中,我们可以看到仅比吴先生小1岁,且与吴老同时生活在民国头桥镇的余先生,也是这所百年名校的校友。(详见百度网内搜“余友泰”词条),那么,余先生当年升学时是否也曾在该校留下过个人信息呢?如果没有,那么我们又是怎样知道余先生也是从该校毕业的呢?而如果有,那么这份余先生个人资料中的“归属地”信息,又是否能够作为吴先生个人资料中“归属地”的一个比对参照呢?

2009-12-26 15:17
回复


218.91.32.*

107楼

人类对未知之谜的探求似乎是个普遍的心理现像,如今电视中这样题材的影视作品铺天盖地,便可折射出每个人心底对未解之谜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头桥是个水乡,正因临江靠水,故而我们童年时常被家中老人告知自己是“从江边渔船上抱来的”,如果调皮不听话,就会被“送到江边抱回渔船上去”。这样一段老人的吓唬,每个头桥人都会津津乐道,因为大家都是在这样的社会语境中长大的,所以没有谁成年后会不知道这个典故的来历,原因在于人类天生具有逆向推理能力,正如我们看到勺子会联想到它的原形是史前一片绿色的树叶,而看到水舀会想到它的前身可能是远古的蚌壳,坚果壳或是裂开的葫芦一般,因而我们不难推理出“江边老家”的由来。正因从小听老人说教惯了,且他们也不准我们去江边玩水,故而,在我们的童年记忆中,一直觉得自己来自那个神秘的“江边”,就像新西兰毛利传说中的太平洋故乡“夏威基”一样,充满了奇幻未知的色彩。

2009-12-27 11:03
回复


218.91.32.*

108楼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曾经荒唐地臆想着“江边老家”的景像:一片天兰色的水面上飘荡着很多的小船,船上挤满了像哪咤一样装束的小孩,他们的胸前用圆圈写着1,2,3,4···,都是用来送人的,江边家长们排着长队等着抱走他们。因此,常常暗自庆幸父母会选择把我抱了回来,这是头桥人童年时对自己出生地探求过程中必须经过的一段心路历程,故而,很多人都会有类似的记忆。

2009-12-27 11:23
回复


218.91.32.*

109楼

成年后,随着阅历的拓展和认知能力的提高,我们以不会再如童年时那样相信自己来至“江边”,这就好比现代科技使人类认识到,“雷电”只不过是云层正负电荷之间,5-300千伏每米强大电场电离击穿空气后,进行20-150千安高能放电的自然现像,于是便会将祖辈人口口相传的“雷公电母在击打神锤”,或是“千神之王宙斯在向大地抛射长矛”之类的神话故事,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给后代们一般。同理,民国头桥两个“镇江”的混淆现像,正是旧中国头桥社会心理普遍存在过的一段“童年期”,随着解放后头桥社会经济高速发展,旧社会的“心理迷茫”与“定位混乱”自然而然就会烟消云散。如今,头桥“225109”的邮编早以终结了当年“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历史乱相,从现代头桥女性积极参选“扬州美女”或“扬州形像大使”活动的社会样本中,便可折射出邮区变化对头桥人心理定位的影响之大,是不容忽视的,而这个心理变化起源于解放后的一次交通建设,随着乡境第一条柏油马路“扬头公路”在万人空巷的欢呼声中正式开通,吴先生口述里那个闭塞落后,行政邮务分离的民国头桥旧时代,终于彻底结束了。

2009-12-27 15:20
回复


218.91.32.*

110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有“···1931年长江发大水,家乡遭了水灾···”的描述,查阅乡境史料后证实了吴老的说法,头桥在1931年确实受灾,史载:“···民国二十年(1931年),江洲大水灾···”“···民国二十年···洲地汪洋一片,···住屋水深数尺,人都搭搁子住息···”

2009-12-27 15:49
回复


218.91.32.*

111楼

头桥因是江中沙洲,故而,它的诞生与建镇总与历次水灾形影不离,例如前面说过的明中叶头桥沙洲涨出水面引出“丹,江两县亲临分界”的历史事件,以及清代“吴家桥坍江”使乡民重建新镇址,形成今日头桥。在这次“民国水灾”中,我们看到头桥虽一片汪洋,但乡民却依然可以“搭搁子(注:一种简易可移动的小棚子)”居住,证明这次水灾仅水淹民房而人员伤亡不大,这从吴先生口述里没有提及家中人员因灾伤亡,以及他能平安搬进镇江城便可见一斑。

2009-12-27 16:14
回复


218.91.32.*

112楼

之所以这次世纪大水灾能使乡境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得益于明清两代若干次水灾使乡境不断加固堤岸,提升抗洪能力,同时民众防灾减灾意识得以提高,以致于大水到境前就提前撤至高处“搭搁子”暂住。在这次水灾抗灾自救中,有一个人的名字不断出现在乡境史料中,史载此人“···积极捐资,摹款,救济难民···”,而这个人,便是前面提到过的吴先生母子抬水池塘的那位“家塘”的主人。

2009-12-27 16:36
回复


221.229.81.*

113楼

前面我们知道,民国头桥除吴先生外,还有两位乡贤是我们以经熟知的,分别是1917年出生于今头桥镇南华村的余友泰先生和1927年出生于今头桥镇头桥村的茅永年先生,我们注意到,他们的出生日期“1917”和“1927”都在“1931江洲大水灾”之前,显然,余先生与茅先生均是扬州人,这是没有争议的,那么,这至少能够证明,余友泰先生与茅永年先生在1931年发生“江洲大水灾”后,并没有也像吴大观先生那样,从“头桥镇”搬进“镇江城”中。

2009-12-28 14:54
回复


221.229.81.*

114楼

而这便说明了两个问题:1)头桥没有像古罗马维苏威火山灰掩埋的庞贝城那样,从文明世界消失,虽然当时遭遇“世纪大水灾”,但水退之后,乡境依然还是可以继续居住的。这从史料记载大水发生时灾民“搭搁子住息”和镇上“池塘主人”积极抗灾自救,以及《我的中国心》中吴先生并未口述过:“水灾后头桥全镇无法居住”,便可实证。2)吴先生搬家去镇江,显然不是民国头桥普遍的群体现像,而只是他们家单方面的行为,这从余,茅二先生至今仍被称为“扬州人”,便可旁证。同时,一个更直接的证据是,如果我们的祖辈们在水灾后都搬进了“镇江城”,显然,我本人也就不可能会以“扬州头桥人”的身份,出现在这个网上了。

2009-12-28 15:19
回复


221.229.81.*

115楼

那么,既然民国头桥在遭大水灾后还是可以继续居住的,则我们对吴先生“搬进镇江城”一事,便有了一些不同看法。

2009-12-28 15:28
回复


221.229.83.*

116楼

在阐述观点之前,我得先解释一下阐述目的,首先,吴先生既然明确口述他曾搬家之事,那么我想,这应当此言不虚,但是,在搬家的问题上,我们还是存在几点疑问的,当然,阐述这些疑问,不是为了全盘否定吴先生的这一说法,而仅仅是作为参考,并表达我们对此“搬家说”保留意见的原则立场,同时,我们还认为,“搬家”并不见得就一定说明吴老拥有了“合法的民国镇江户籍”,因为,在我将要阐述的观点中不难看到,吴先生因“搬家”而“算镇江人”的理由,显然并不是很充分。

2009-12-29 11:11
回复


221.229.83.*

117楼

疑问一:乡境史料结合现存各姓族谱记载,在“民国二十年江洲大水灾”之前,于“宣统辛亥间”的1911年(注:吴先生出生前5年,当时正值清末民初),乡境亦曾发生过一场破坏力更大的水灾,史载当时“···江潮泛涨,箍江大岸裂崩···”“···风潮激坍,鸡犬庐舍出没于惊涛骇浪···”“···水深数尺,千百户横遭之厄···”,乡境灾民“···泽国堪伤,困苦情形,不忍言状···”,水退之后“···是洲合境人民按亩酌费,高筑堤岸···”可见,正因这次“宣统辛亥(1911)大水灾”冲毁过堤坝,故而头桥乡境百姓吸取教训,加固加高加厚了沿江防潮大堤,这也就能解释为何“民国二十年(1931)大水灾”发生时,头桥灾民在同样“水深数尺”的情况下,仍能有“搭搁子住息”的逃生机会了。那么,在“宣统辛亥(1911)特大水灾”“困苦情形,不忍言状”的严重灾情下,吴的父母仍能继续在老家头桥生存下去,而20年后的“民国二十年(1931)大水灾”,灾情相对较轻时却搬走了,这至少有些让人存在费解,同时,1931年水灾中,如吴家房屋被大水冲毁,那么,显然其它灾民也会出现大片民房倒伏,比吴老家贫的人并非一户,为何别人尚能在遭灾后继续生活下去,而吴的一家却搬走了呢?当然,我们无权推翻他搬家的说法,故而,“疑问一”只是希望表达一下,我们对他搬家原因不明所产生的合理关注。

2009-12-29 13:48
回复


221.229.83.*

118楼

疑问二:吴先生搬家时间上存在不确定因素,《我的中国心》第1页吴口述:“···1931年长江发大水,家乡遭了水灾。这以后,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在这段原话中,吴先生使用了“这以后”三个字,那么,“这以后”究竟所指何时?它既可以理解为“1931年当年因灾搬走”,也可以理解为“1931年之后的某一年,因那次水灾的影响延续很久,以致若干年后难以维持生计,故不得不于几年后搬迁”。正因吴老没有明确口述搬家俱体在哪一年,因此难以计算他在镇江城中究竟居住过多长时间。同时,从吴老在百年校庆介绍他为“扬州江都人”后,他才解释自己曾搬家一事中可证,吴的搬走,许多人似乎并不太清楚,例如,乡境史料中关于吴蔚升(注:吴大观原名,“升”为繁体)的资料里,就并未记载过他曾搬过家,因此,我本人对吴搬家一事保留意见,因为他的搬走,目前缺乏权威的第三方证明,至少,吴老口述资料中显示,那所曾与吴先生朝夕相处若干年的中学母校,显然对此并不知情。

2009-12-29 16:24
回复


221.229.82.*

119楼

疑问三:吴先生搬迁地点不明,在他的口述资料中,通篇没有关于他的家究竟搬到镇江城内何街何巷的描述,这便无法确定他在镇江是否拥有固定房产,以及他是否俱备合法入籍镇江的条件。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吴老明确口述:“1931年后,我把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某街某巷某某号”,那么,这不但能够使“我是镇江人”更加点题,同时,他“算镇江人”的说法也更显无懈可击,但偏偏他通篇都没说自己镇江的新家究竟建于何处,那么,我们又该以怎样的依据来判定他是否曾久居镇江城中,并合法地拥有了“民国镇江户籍”呢?同时,他口述自己家贫,则他当时是否能在镇江建宅或购置固定住所,便存在不确定因素,因为,他们当年若有钱在镇江建宅,那么在头桥同样也能恢复家园,为何当初还要搬走呢?而如果他们一家搬镇江后,是借宿在亲戚家中,这便对吴一家是否能算镇江“常住人口”带来疑问,同时,他们若拥有了合法的镇江户籍了,但如常期不在当地居住,则也有可能早以被销户,我们在《我的中国心》中可见,吴老大半生都远离镇江,并在其它城市建家立业,那么,在可能以被销户的情况下,会否对他“算镇江人”,带来不利影响呢?

2009-12-30 11:19
回复


221.229.82.*

120楼

疑问四:我们知道,一架喷气式飞机在天上飞行时,会产生雾化尾迹,故而,即便我们没有亲眼看到飞机,但从空中不断扩散的气态白线中,也能推测出,刚才曾有喷气机从头顶飞过。同理,既然飞机在天上能留下痕迹,那么,吴先生若曾在镇江城中久居,也应该会留下一些实物证据,比方说照片什么的。我注意到,《我的中国心》一书中,附有大量吴先生拍自扬州,昆明,美国···等地的照片,但却始终找不到一张拍自镇江,这就让人有些不理解,他既然能在扬州留下照片,那也该在镇江拍照呀,可为何他在镇江的照片,却始终没有出现在书中呢?这也没有理由不编进书里呀。其实,我们也不难想像,如果书中醒目位置有一张大幅照片下,明确写着:“这是吴大观先生1931年后搬进镇江城时,在新家里留下的合影全家福照片。”,那么我想,我们也就没必要再出现在这个网上了。然而,更令人费解的是,书中显示,他还偏偏又是位摄影爱好者。例如,《我的中国心》37页中部他口述:“···我在巴拿马运河···拍了不少照片···”“···咦,这不是我的照片吗?···”“···我不会打牌···我就照相···”,再例如《我的中国心》44页中部他口述:“···我装扮成···做照相馆生意的。因为别的我也不会装,只会照相···”,同时,《我的中国心》第90页中部,还有一段他对照相机原理的专业描述。前后综合起来,我们不难看出,吴先生对“照相”还是非常有造诣的,并且兴趣也很浓厚。那么,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他作为一位“镇江籍”的摄影爱好者,却一生中都没有在镇江拍下过一张照片,这样的“镇江人”,还不令人奇怪吗?

2009-12-30 15:41
回复

 

【我的网易博客评价:以上引用的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第91楼-第109楼

,主要是评论者(注:吴大观的真实故乡头桥镇网友)依据吴的口述资料中的细节,对楼主继续解释了吴大观混淆“两个镇江”概念,造成其误判镇江是他“故乡”的客观历史、心理原因,110楼-114楼则主要依据吴的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对文中的水灾和舅舅参与救灾的细节作了进一步阐述。115楼-120楼则是对吴口述中以“搬家”而不是“入籍”作为“算镇江人”观点的反驳,因为吴是不是“镇江人”,得拿得出其曾“合法入籍镇江”的“户籍凭证”等实物证据,而不是一句混淆“入籍”和“搬家”概念的空话。具体原文请详见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查看方法:在“百度贴吧”搜索栏内搜“吴大观”三字,即可进入“吴大观吧”查看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