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头桥小弟的博客

向史上最伟大的姐姐垂柳如烟细丝绦小姐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老家扬州头桥镇人“头桥小弟”,这里是目前国内唯一吴大观先生最全面详实生平的博客,,欢迎大家长期关注正被冒牌“故乡”镇江装聋作哑,欺世盗名而刻意回避掩盖的吴大观真实生平真相。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45】(回复梁焱19)  

2010-11-23 10:1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NO:44,下接NO:46】

十天暂停,今已结束。对于梁小姐在评论中所表达的观点,我原则上是持反对立场的。原因很简单,正如我一直在强调的那样:“天大的理由也不能篡改历史”。我不得不十分遗憾地告诉梁小姐,吴大观先生是头桥历史上自古以来,第一位被自己老家人在网上公开批评的著名乡贤,同时,他也是头桥乡境自明朝中叶开始,首位直到去世时都没有对自己“衣胞之地”的真实故乡有过任何回报的知名人士。他吃着头桥的水米长大,又被头桥的恩人送进学校的大门,然而,令人寒心的是,他一生之中却从未给家乡修过一座桥,没给故土造过一条路,没有资助过老家的任何教育事业,也没有拉动过真实原籍扬州头桥镇的经济建设,甚至连荣誉都没有留给老家,而是得由老家人在网上用1年的时间来揭秘他的真实出生地···吴老这位被中央号召全国学习并感动了中国的“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算镇江人”“算”得如此“彻底”,实在令故乡人寒了心。吴老不懂老家历史,误当自己老家头桥是属“镇江”的“乡下”本情有可原,但若不是他内心深处出于对当年省城镇江的虚荣心态,我想也不会有今天的“有恩不报,认籍客地”的局面出现的。因为他的同学,他的其他老家人也是出生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他们也一样都身在外埠,也一样成名成家,也一样成了能与吴老比肩的享誉国际国内的著名乡贤,但他们却都懂得回报家乡,对自己“衣胞之地”的故土有过合理交待,都没有否认他们是“扬州人”,因此,他们在故乡扬州头桥镇均留下了较好的口碑,并名垂千古,然而,吴老先生这位乡境史料有明确记载的著名头桥乡贤,将会在故乡留下一个怎样的形像呢?就为了去当一个所谓的“镇江人”,非得弄出如今局面来,值得吗?吴老的行为真的是我所无法理解的,扬州在国际国内的知名度与美誉度,以及深厚的历史人文我想我是不需再去介绍的,更何况,吴老在口述中还知道镇江在清代时属扬州府,然而,别人想当扬州人还正愁当不上,吴老却偏偏放着好好的扬州人不当,有恩不报也非得去认籍那个既非出生地,也无久居经历,且无任何恩德的虚假“故乡”镇江,真是实在让人不可思议。而对于吴老的亲人,我觉得让你们了解一下吴先生真实故乡扬州头桥镇的历史,还是有必要的,以下是我转载自百度贴吧吴大观吧“不许某些人这么侮辱吴爷爷”的有关内容,您还是好好看一下吧,因为,如果作为家属都不了解自己亲人真实故乡的历史,这显然是无法向后人交待的。

 

 

 

 

 

 

 

 

【以下为吴大观先生真实出生地扬州头桥镇的有关历史情况】

 

221.229.82.*

20楼

《我的中国心》第1页吴口述“我的老家在长江下游的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吴先生所说的沙洲就是头桥乡境的安阜洲和九帖洲,吴先生出生的九字圩就在安阜洲上,束星北先生则生在九帖洲上。这两块沙洲是构成今头桥镇的主要大洲,因两洲的界线并不明显,视觉上是个整体,故在《晚清江洲头桥图》上是完整的一块。

2009-12-4 11:07
回复


221.229.82.*

21楼

头桥四面环水,与扬州的地理分布关系有点类似于海南岛与广东省,而镇江则大致在越南的位上(详见百度地图)。头桥沙洲的大致方位在清代古地图中是可以查到的,例如清光绪初年《运河图》扬州局部(现藏于北京中国国家图书馆)和清前期《运河图》扬州局部(现藏于伦敦英国图书馆)。

2009-12-4 11:26
回复


221.229.82.*

22楼

安阜洲和九帖洲总属开沙(见《束星北档案》),开沙是个广大的概念,意为:"洪荒初辟,即有此沙"(注:此开沙是广义的开沙,不是狭义的开沙,后一个开沙指的是属于九帖洲的小洲开沙洲即安帖村)

2009-12-4 13:10
回复


221.229.82.*

23楼

江中沙洲由于各历史时期名称多变,故有开沙,长沙,白沙,大沙的称谓。头桥沙洲位于由大沙崩土复涨形成的顺江洲上,其中顺江洲北部属江都的部分称“江洲”,“头桥镇”的名称便根据古桥“江洲头桥”而得名。

2009-12-4 14:07
回复


221.229.82.*

24楼

吴大观童年时便常走该桥,现有镌刻“江洲头桥”四字的古桥条石存世,而根据这座桥命名的那条头桥老街便是今天的头桥镇古桥路。

2009-12-4 14:33
回复


221.229.82.*

25楼

吴大观的老家头桥镇头桥村一直是个人才荟萃之处,这个村是个远近闻名的“教授村”,国内一些高等学府的头桥籍教授,博士,高工很多便来至该村的十圩一带,在头桥村还出过一位专门研究古典文学的“红学派”人士,另外一位曾于上世纪被中央电视台广为报道的全国劳动模范便是吴先生的同村人,因此,头桥村出现吴先生这样爱岗敬业的大师级人物并不令人奇怪。

2009-12-4 14:55
回复


221.229.82.*

26楼

“圩”这个字读“为”,在头桥是自然村,即村民小组,隶属于行政村,圩是一种南方的圩田,即一种网状的水田,因村民在圩田附近聚族而居,自然形成村落,故简称圩。“圩”在古地图上便有记载,因此许多圩名可上溯至头桥沙洲形成的明代中叶。

2009-12-4 15:13
回复


221.229.82.*

27楼

安阜洲这一古名常见史料古籍,《嘉庆维扬志》《沙洲小志》均记载了明嘉庆三十四年,明将麻将军在安阜洲追击溃逃至此的日本江匪海盗的战事,胜利后,有“洲人志其功德,立庙祀云···”的记载。相传,麻将军是个大胡子的将领,故洲上人喊“麻胡子”,因头桥本地口语发音的缘故,故而听起来像“麻五子”,南方民间用来吓唬小孩的“麻五子”,便是指的这位在吴大观老家征战的麻将军,吴先生小时候也是在听麻五子的故事中长大的。

2009-12-4 15:37
回复


221.229.83.*

28楼

安阜洲得名于其所属小洲安福洲和阜民洲各取首字而成,这是古时区域命名的习惯方式,正如江苏省是根据江宁(今南京)和苏州各取一字而得名一样。安福洲大致在今头桥镇安阜村一带,阜民洲则大致就在吴大观出生的那个头桥村范围内。

2009-12-5 10:35
回复


221.229.82.*

29楼

从清宣统《江都续志·县境图》中可见,顺江洲上的头桥镇是明确在江都县范围内的,另据《江都续志·地理考》记载:“···头桥镇,在县境东南,夹江南岸,大夹江北岸···”可见,头桥乡境晚清时即为江都的辖区,这与《束氏族谱》和《束公畏皇事略》关于束氏一族是当时江都人的记载是一致的。

2009-12-6 10:20
回复


221.229.82.*

30楼

头桥乡境现存的《周氏族谱》载:“明嘉靖···维扬安阜洲····”,《陈氏宗谱》载:“清康熙···居维扬之安阜洲,是为维扬陈氏之祖···”,《陆氏宗谱》载:“清乾隆间,庚申年···维扬安福洲···”另《束公畏皇事略》中也有束星北祖父从外地“奉父回邗”的记载。足见,明清两代,头桥乡境便一直是今扬州市的土地。

2009-12-6 10:35
回复

221.229.80.*

34楼

头桥镇的前身是吴家桥集镇。

2009-12-7 10:52
回复


221.229.80.*

35楼

吴家桥古镇的遗址在今头桥镇南华村大三圩(又名韦三圩)一带。因坍江等自然灾害两度搬迁,数易其名,始定今址,并根据古桥“江洲头桥”更名为头桥镇。头桥《严氏族谱·迁祠条文》记载了吴家桥坍江的详细细节。可见,“吴姓”在古头桥曾非常繁盛。

2009-12-7 11:07
回复


221.229.80.*

36楼

《严氏族谱》载:(清)乾隆四十八年,顺江洲西部小洲婺源洲,开始猛坍,不久连吴家桥镇址逐步沦没于水。幸好大溜变化,形成潭窝,留下街北部分,而陈家花园也被淤沙埋陷,致成荒滩一片······

2009-12-7 11:18
回复


221.229.80.*

37楼

虽古“吴家桥集镇”消失,但这个历史地名却一至保留到晚清时代,清光绪《江都续志·区域图》便标注“潭窝”(今头桥镇立新桥西)旁有“吴家桥”的老地名。故而,乡境史料对头桥历史沿革的描述是“吴家桥圮,引凤桥盛,头桥镇始生。”

2009-12-7 11:27
回复


221.229.80.*

38楼

吴大观先生老家的前身“吴家桥集镇”是有据可考的头桥镇最古集市,史料记载“吴家桥”是当时的“江洲第一大镇”,因“商贸之需”而建立,贸易辐射范围“复盖五十余洲”。集镇规模之大,可由“酒舍百余载沽”,“列市珍货悉备”来反映其宏伟气派。

2009-12-8 10:16
回复


221.229.80.*

39楼

乡境史料记载,“吴家桥集镇”的遗址上曾有一座清代所建的表彰节孝牌坊,上镌“乾隆十六年···学政···”字样,证明“吴家桥集镇”在坍入江水的清乾隆四十八年前便早就存在于扬子江中。

2009-12-8 10:26
回复


221.229.82.*

40楼

“吴家桥”是古头桥“吴氏望族”聚族而居的历史产物。

2009-12-9 10:28
回复


221.229.82.*

41楼

《严氏族谱》记载了头桥镇由“吴家桥”过渡到“江洲头桥”的整个历史变迁过程,束星北祖父束畏皇为该谱作《赞》,则更增加了其所载史实的权威性和真实性。

2009-12-9 10:35
回复


221.229.82.*

42楼

多部志书,族谱,家乘,图舆均能反映出头桥镇形成于清代,建乡于民国元年(1912年)。从束星北(1907年生于江都县九帖洲,今邗江区头桥镇)和余友泰(1917年生于江都县头桥乡)的生平描写中便能证实这一点,因为头桥建乡的民国元年(1912年)刚好在束星北先生出生的清光绪卅三年(1907年)和余友泰先生出生的民国六年(1917年)之间,足见,束出生的1912年前的1907年时,乡境还未出现乡级行政组织,而余出生的1912年后的1917年,以有“头桥乡”的名谓出现,证实,史料记载的头桥建乡时间是准确的。

2009-12-9 12:24
回复


221.229.82.*

43楼

古籍中提到的“江都”,“维扬”和“邗”都是古扬州的别称,“邗”读“韩”,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的“邗”就是这个字,“邗江区头桥镇”与“江都县头桥乡”是有历史沿承关系的。

2009-12-9 13:01
回复


221.229.82.*

44楼

1956年,根据“苏民辛字第27697号”文和国务院“第25次会议”同意,析原“江都县”之一部为“邗江县”,头桥随属。“邗江县”的县名由时任国务院内政部长的谢觉哉查考隋文帝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史料后确定并沿用至今。2000年,根据国函(2000)130号文,批准设立“扬州市邗江区”,头桥再次随属至今。因此,“头桥镇”在民国时属“江都县”便是这个原因。

2009-12-9 13:16
回复


218.91.34.*

45楼

头桥乡境沙洲(安阜,九帖等洲)归属江都,始于明代中叶的“成弘间”(注:指明成化1465-1487,弘治1488-1505年间)。扬州,镇江两地现存古籍资料均可互相证实这一点,乡境史料族谱等对此亦有类似记载。市面上最常见的便是丹徒(今镇江)人王锡极所纂镇江古籍《开沙志》,上面详细记载了头桥乡境沙洲归江都的一应细节,与江都的古籍所载详情一一对应。

2009-12-10 14:52
回复


221.229.80.*

46楼

据《开沙志》和《丹徒县志摭余》等镇江古籍记载:“···成弘间,···南有严金,北有朱姓,争竞不已。丹徒,江都两县,亲临分界,两人各骑马至相遇处分界而止。···由此定界,永息争端。···”

2009-12-11 09:13
回复


221.229.80.*

47楼

头桥乡境史料对“顺江洲南有严金,北有朱姓,滩权争执不已”和丹,江两县“令朱严骑马南北相向对驰”以及“相遇为界”亦有描绘。定界的地点便是江都朱氏与丹徒严氏两马交会的“马蹄印”处,那里就是江都与丹徒两地的县界。

2009-12-11 09:24
回复


221.229.80.*

48楼

镇江古籍《开沙志》描述了分界的结果:“···严素善骑,南得十之六七,北得十之三四···”,江都,丹徒两县为“永息争端”,故“且劝(朱,严)两家结姻以解之”,从此,江都(今扬州)与丹徒(今镇江)便在“马蹄印”处定下了县界至今。(详见《开沙志》,江苏古籍出版社)

2009-12-11 10:05
回复


221.229.80.*

49楼

乡境族谱,史料等记载了这次分界大致发生于明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头桥现存各姓族谱家乘也实录顺江洲归江都的部分俗称“江洲”,江洲自明嘉靖起划成安阜,九帖两大洲。《嘉靖维扬志》记载的“麻将军开沙平倭”典故(即前面说过的吴大观老家的“麻五子”传说)里便有“安阜洲”的地名,足证扬镇两市史料中的明代“跑马为界”是准确的。同时,前面讲过的《周氏族谱》等乡境各姓族谱不断提到“明嘉靖···维扬安阜洲”也可旁证《开沙志》关于丹徒,江都两县于明代划界的真实性。

2009-12-11 10:28
回复


221.229.80.*

50楼

据扬镇两市各种史料描述,头桥乡境沙洲归属江都县(今扬州市)的历史背景是:当时,古开沙的“曹府”,“马沙”二围(即古洲名曹府围和马沙围,宋将韩世忠为抵抗金将完颜兀术在古开沙的屯兵处,古名一直留传到明代)坍没旧土复涨“顺江洲”,方位在江都朱姓的“水影”地段,丹徒严氏“被坍诸家告佃”,因今乡境此地当时尚属争议区域,归属不明,且无统管行政机构,故而,常使得朱严两姓为滩权归属发生争执,最终“逼使江都,丹徒两县”不得不“亲临分界”,双方“议成跑马为界”,最后在“马蹄印”处立下县界,两边均互相尊守约定,“以此为界,永息争端”。至此,顺江洲南属丹徒(今镇江市丹徒区高桥镇一带),北属江都(今扬州市邗江区头桥镇一带),从此偏北一侧的头桥乡境沙洲于明代中叶正式归属扬州江都版图。

2009-12-11 11:09
回复


221.229.80.*

51楼

清《光绪江都志》中可查考到此时头桥乡境沙洲安阜洲,九帖洲属江都县“八港区”管辖,头桥人口语中的“红旗,八港”(今头桥镇安阜村境内),便是历史老地名的痕迹。前面提到的清宣统《江都续志·县境图》,《江都续志·地理考》也明确证实顺江洲北部的头桥沙洲属江都县辖区,扬州历代史料再次映证了镇江史料《开沙志》的严肃性。

2009-12-11 11:26
回复


221.229.82.*

78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的“1916-1931”那段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不同的“镇江”,分别是“行政区镇江”(例:1931年···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和行政属扬州的“邮区镇江”(例:···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可见,吴先生口中的“镇江”是有不同含义的,正因吴老口述中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镇江”,所以,我们对吴先生生前曾口述过的所有“镇江”都得仔细推敲它究竟是指“邮区镇江”(即江都头桥镇,今扬州头桥)还是“行政区镇江”(即镇江县,今镇江市。)

2009-12-18 16:32
回复


揭秘“中国航空发动机之父”吴大观真实出生地之谜【NO:45】(回复梁焱19) - 头桥小弟 - 头桥小弟的博客221.229.81.*

79楼

从吴先生口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国头桥镇是个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地带,那么,他所说的“邮区镇江头桥镇”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对“邮”字的解释是“有关邮务的(例如:邮局,邮票)”因此,这个“邮区”显然是“有关邮务的区域”之意。查阅乡境史料发现,头桥镇在晚清民国时期的邮务确实是曾暂由镇江代办的。那么,为何头桥行政属江都,而邮务却属镇江呢?其实,这是有客观原因的。前面各楼描述中,我们知道民国头桥是个四面环水,形同孤岛的乡镇,因与扬州主城区陆地不连,加之交通阻隔,使得头桥与外界的联系只能通过水路,而晚清时代,邮务刚起步,业务量低,为了节约当时非常原始落后的社会公共资源,同时考虑到头桥等江中沙洲实际交通因素,故而头桥等江中各镇的邮务暂由水运相对发达的镇江邮务系统承担邮递服务,民国时期,镇江曾是江苏省的省会(见《我的中国心》第1页),故而,镇江邮局的水上通邮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所以,这对解放后才出现第一条连接扬州城区跨水公路的头桥等江中各乡镇来说,邮务暂属镇江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2009-12-19 10:51
回复


221.229.81.*

80楼

吴先生所在的航空界在油料保障上有一个关于“同一律”的问题的,也就是说,不同性质,不同用途,不同品相,不同成份,不同范围,不同配方,不同等级的油料在不同机械要求和技术条件下是不能不加区别就随意互相混用的,因为那样极易引发机械事故。等飞机飞上天才发现自己原来加错了油且还忘了带降落伞,后果是难以预测的。所以,“同一律”在航空界是个常识性的问题,有一整套严格的复核制度来加以保障。同理可证,一本书要想推向社会也应遵循一个“同一律”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他的“归属地”上依据“行政区镇江”将他判定为“镇江人”,而在“出生地”上又依据“邮区镇江”判定他“生于镇江”,这显然违反了“同一律”。此“镇江”非彼“镇江”,就如此油料非彼油料一样,我们在“科技领域”细致严谨,在“历史领域”却粗枝大叶是不正确的。因此,书出版前,“编委会”自己先得读懂它,等书大量推向社会后,才突然发现原来吴先生口中的“镇江”是有不同含义的,那就晚了。这也就是我今天要特别强调“邮区镇江”和“行政区镇江”之间区别的主要原因。《我的中国心》第1页关于百年校庆介绍吴先生是“扬州江都人”的那段中可见,在吴的归属上国内是存在争议的,然而我始终没弄明白的是,“编委会”在明知有争议的情况下,为何不去查访核实以排除疑问?如果当初确实曾查核过了,为何在书中不括号注明写出来?如果不方便写,为何当初编书时不设法避开这段归属地描述?他们也该想想,为何老家人若干年来从来不表态而直到今天才到网上来?我们是本不该出现在网上的,因为我们一直在搁置争议而保持谨慎的沉默。但现在的情形是,我们终于被这本书逼上了网络,历史车轮不容阻挡,我们不得不为自己的故乡头桥镇鸣不平。大风起于清萍之末,我们的出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2009-12-20 10:50
回复


221.229.81.*

81楼

乡境史料记载,“···晚清,镇江邮务在江洲或说焦东···委托商家私人办理业务···发来本地信件···展出柜台木箱,待人来取···”“···江洲邮务,始隶镇江,名曰焦东线···”“···民国年间,江洲邮政仍隶镇江邮局···”从中可见,吴先生口述中的“邮区镇江头桥镇”实际上就是史料中记载的在江都头桥乡境开展邮递物流业务的“镇江邮局焦东线”,该条通信线路是委托民间私人运作,开展邮务代办服务的。信件展出在柜台上,由收件人自取。史料中还提及邮寄物品除携带本人私章外还得加盖“店保印章”(注:“店保”指开设在头桥镇上的日杂店铺,相当于现在的街头小卖部,由于他们对本乡群众较熟悉,故乡人取件时请其作证),加盖“店保印章”,也从侧面证实了民国“镇江邮局焦东线”的私营性质。史载,寄来头桥乡境的信件都得经镇江邮局分装后通过水路从丁家码头(注:乡境通镇江的唯一码头,原址在束星北先生出生的头桥安帖村一带)人力挑运至镇上,直到分发到收件人为止。故而,当时信封上必须写“镇江头桥镇”,否则,信函无法到镇江邮局分装转运,也就无法寄达收件人手中,因此,“镇江头桥镇”就这么在民间传开了。

2009-12-20 15:05
回复


221.229.81.*

82楼

有一篇网上的文章可以先看一下,是关于“邮区镇江头桥镇”使头桥籍台胞混淆“行政区镇江”与“邮区镇江”概念的实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位生活在民国时代的头桥老人对“镇江头桥”的概念是怎样理解的。(详见百度网内搜“海峡两岸的血脉情缘何本泉”词条)

2009-12-20 16:31
回复


221.229.82.*

83楼

《海峡两岸的血脉情缘》讲述了一位一生清贫的头桥台胞老人千里寻亲的真实故事。头桥地区受儒家文化影响较深,故许多头桥老人对故乡刻骨铭心的深厚情感,主要来源于晚清民国年间流传下的一句当地民谚:“儿不嫌母丑,女不嫌家寒”,这在过去的《圩风》(注:旧时头桥地区指导村民行为的社会准则)中都是主要要素。萨克斯吹奏出的经典名曲《回家》,流露出人类心底曾最单纯质朴而又一尘不染的那份情感,因此,这位宁可放弃改善贫穷生活机会,也要叶落归根的头桥老人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在这篇文章的第“三”段落,有:···从马尼拉向“镇江头桥”寄出了一封寻亲信···的描述,这便从侧面旁证了,当年民国时代外地寄信至江都头桥乡境时,需要在信封上注明“镇江头桥镇”的历史事实。

2009-12-21 13:39
回复


221.229.82.*

84楼

在该文中我们还可看到“···向镇江的许多朋友打听,大家都说没有头桥这个地名···对方告诉他,扬州有个头桥镇···”的描述,可证,镇江本地人都知道,在“行政区镇江”中是没有“头桥”这个乡镇的。这也进一步证实了前面说过的镇江史料《开沙志》关于明中叶“丹徒,江都两县亲临分界”后,头桥沙洲便一直是扬州土地的历史真实性,正因“镇江头桥镇”使这位台胞老人彻底混淆了“邮区镇江”和“行政区镇江”的概念,故而,他直到去世都一直误以为自己是个“镇江人”,这从该文第“一”段落中介绍“···何本泉是解放前镇江县头桥乡(也曾属江都县,现属邗江县)···人”中便可见一斑,这说明,民国头桥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性使当时的乡民心理定位上普遍出现了迷茫和混乱,以致于他们始终弄不清自己究竟该属哪个县?自己倒底是哪人?

2009-12-21 14:10
回复


218.91.92.*

85楼

“邮区镇江”和“行政区镇江”的理解混乱,是误判归属地的问题关键。

2009-12-22 16:00
回复


218.91.92.*

86楼

德国学者马莱茨克根据“场论思想”提出了“大众传播场模式”理论,运用系统方法分析影响传播者和受传者的诸因素。“场论分析”能使我们辨证地透视民国头桥时代,乡民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因认知迷乱而导致心理定位发生偏移的客观原因。

2009-12-22 16:12
回复


218.91.92.*

87楼

民国头桥,公众舆论导向与闭塞环境下所形成的特定传播方式密切相关,信封上“镇江头桥镇”的文字符号使当时百姓在潜意识中本能地出现理解上的误判。

2009-12-22 16:19
回复


218.91.92.*

88楼

一位老年乡贤看到今日头桥经济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写出了“世代江南称独好,沙洲今日敢争芳”的诗句,从中可见,民国头桥时代,地处长江以南的镇江作为省城,曾是他们那代头桥人当年作为心理标杆的地方,所以,他们诗句中会本能地以江南城镇作为参照物。

2009-12-22 16:31
回复


218.91.92.*

89楼

因此,在民国头桥四面环水的落后闭塞条件下,当时的百姓会在潜意识中将“晚清时,头桥就是镇江邮区”的客观现实与“头桥和镇江之间可能存在同城关系”的心理期望划上等号,正因不能明辨事物性质,故而才会在两个“镇江”的字眼中迷失了方向。

2009-12-22 16:42
回复


221.229.80.*

90楼

中国古典诗辞中有个词牌叫《忆江南》:“江南好,···能不忆江南?”可见,对“江南”的向往是古今的共识。民国头桥落后闭塞的环境使百姓在内心深处本能地对江南城镇进行抽像式美化和神化。正如科尔巴赫为柏林诺伊斯博物馆绘制的油画中所刻画的“汉斯之战”一样,画家根据可追溯到公元5世纪的新柏拉图学派达马休斯传说,将一场普通的发生于公元451年的“查龙斯战役”,刻画成“战死的勇士们在战场上空的天上继续他们的战斗”。

2009-12-23 11:09
回复

221.229.80.*

91楼

正因“江南城镇”在人们潜意识中成了“更高生活形式”的像征,因此,信封上“镇江头桥镇”的文字符号无形中向他们传达了“我可能是镇江人”的心理暗示,并形成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倾向。但他们心中同时也会充满这样的迷惑:我们究竟应该是哪里人?为何我们被称为“镇江头桥镇”,但管理者却是江都的行政长官?于是,他们需要寻求一个合理的答案来解释民国头桥镇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现状。而与此同时,一个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的出现,使他们顿时拨云见日。

2009-12-23 11:30
回复


221.229.80.*

92楼

我们上学时曾做过一个“击鼓传话”的小游戏,即前排的同学在鼓点的干扰声中通过耳语向后排的同学传达“兔子”的口令,等最终口口相传至最后一名同学时,他却站起来回答听到了“柱子”,有生命的“兔子”变成了无生命的“柱子”,这便是对成语“以讹传讹”最生动的实证。镇江史料《开沙志》《丹徒县志摭余》所记载的头桥乡境沙洲“丹江两县亲临分界”的史实发生在明代中叶,在口语传播时代,几百年前的那次“跑马分界”在民间流传至今会一定程度上存在曲解与偏离,这是我们不难理解的客观现像。

2009-12-23 13:53
回复


221.229.80.*

93楼

正因“镇江头桥镇”的心理误导,加之几百年前以讹传讹的区划归属情况在缺乏权威历史信息佐证的客观背景下口口相传,故而便进一步强化了“我是被从镇江划给江都的镇江人”的心理错觉,并逐渐积淀稳定下来,形成某种心理定势,以致于最终本能地在潜意识中完成了从“我可能是镇江人”到“我是镇江人”的演变过程。因此,台胞老人作为民国头桥“特定心理群体”一部分中的“个体”,误判自己是“镇江人”显然不是他的过错,因为,这是民国旧社会贫穷闭塞历史背景下,包括多种社会因素在内的各种社会影响力交互作用的必然结果。

2009-12-23 14:30
回复


218.91.149.*

94楼

在《海峡两岸的血脉情缘》一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何本泉是解放前镇江县头桥乡···人”的介绍,而在《中国科技专家传略》中,我们亦能看到:“吴大观···生于江苏镇江县(今镇江市)···”的描述,两位均曾生活在民国头桥镇的老人生平里,同时出现相同的“镇江县”三个字,这只是巧合吗?正因台胞老人混淆了两个“镇江”的概念,也正因吴先生在《我的中国心》第一章“我是镇江人”那段1916-1937的口述中同时出现了两个不同含义的“镇江”,因此,出于对历史及后人负责的精神,我们更应仔细斟酌,他究竟生在哪个“镇江”?

2009-12-24 15:08
回复


218.91.149.*

95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一章开篇的“我是镇江人”那段中,他口述道:“我出生于1916年11月13日,是江苏省镇江人。我的老家在长江下游的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由于这个沙洲偏江北一侧,乡政府把它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我的母校···开建校100周年纪念会···在介绍时把我说成了扬州江都人。实际上,1931年···家乡遭了水灾。这以后,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所以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详见《我的中国心》第1页)在这段1916-1931的口述中,我们注意到几个关键的字词:1)文中“实际上”三字,表明后一段是对前一段百年校庆所作介绍的回应,即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什么不是“扬州江都人”的原因。2)文中末尾处出现了一个“还”字,可见,整个段落是一个被“还”字有机联系的整体,即他又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算镇江人”的原因。

2009-12-24 16:58
回复


218.91.149.*

96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一章“我是镇江人”那段中有“我出生于1916年···是江苏省镇江人。我的老家在···一个沙洲上,叫头桥镇···乡政府把它划在了扬州市江都的范围内,邮区是镇江头桥镇。···1931年···家乡遭了水灾。这以后,我的家从头桥镇搬到了镇江城里,所以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的描述,在该段末尾出现了一个“还”字。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对“还”字的解释是:“表示现像继续存在或动作继续进行的副词”,可见,这段口述段落是被“还”字有机联系的整体。

2009-12-24 17:06
回复


221.229.83.*

97楼

一个表示“继续”的“还”字,证实了在吴先生的思维体系中,“邮区镇江”和“行政区镇江”之间是划了等号的,也就是说,在吴的潜意识里,两个“镇江”是同城的概念。

2009-12-25 10:22
回复


221.229.83.*

98楼

也许我们会觉得,不就是混淆两个“镇江”的概念嘛,这有什么呀,如今思想进步了,谁会对“出生地”看得这么重,有必要这么小题大作吗?其实,这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写历史毕竟不是写小说,小说可以虚构,但历史却必须严肃,正如急救医师必须严格区分体外诊断试剂与注射剂,电气工人必须区分火线端与零线端一样。我们如果对待其它事物无比客观公正,而对待历史却又如此偏执一端,显然是不公正的,双重标准不适用于历史领域,这是人类文明的共识。

2009-12-25 10:46
回复


221.229.83.*

99楼

历史总是严肃的,它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及时出现一群对历史较真的人来质疑我们看似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敬仰与批评并不是对立冲突的关系,历史真实也终究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尊重社会名人个人选择与心理归属的前提是,必须首先尊重历史真实与区划实际,变通游离于历史原真的边缘之上,是曲解了人类文明进步的含义。

2009-12-25 10:58
回复


221.229.83.*

100楼

吴大观口述资料《我的中国心》第1页(详见95楼),我们可见吴先生判定归属地的年份依据是从出生到搬家的“1916-1931”的生活经历。在前面各楼的描述中,我们从已知的束星北(1907年生,详见8楼),余友泰(1917年生,详见8楼),茅永年(1927年生,详见33楼)三位乡贤的生平中证实,“1907-1927”的头桥乡境明确为江都辖区。尽管我们知道头桥乡境自明中叶以来皆为扬州土地,但立论需要有现在就能看到的网络证据才更为可信,由于以知的“1907-1927”暂时还不能完全涵盖“1916-1931”,因此,在我阐述观点之前,还需要再看一份头桥二战幸存者的口述资料,以保障吴先生“1916-1931”在老家头桥生活的这一时间段,能有充分的网上证据来证实头桥当时确属江都县行政管辖。(详见百度网内搜“薛艺友亲历头桥惨案”词条)

2009-12-25 15:39
回复


218.91.34.*

101楼

在这篇幸存者的口述实录中,证实了1938年的头桥乡境也是明确属江都的辖区,那么,吴先生用于判断“归属地”的“1916-1931”在头桥的生活经历,便完全涵盖在了从乡贤束星北诞辰到“头桥惨案”发生的“1907-1938”区间之内。至此,吴先生在头桥生活时的“1916-1931”“行政属江都,邮区属镇江”的特殊历史格局,已被各种网上实证互相证实。

2009-12-26 09:54
回复


218.91.34.*

102楼

从《我的中国心》一文中我们注意到,吴先生通篇未说他自己“生于镇江”,而是用了一个不短的篇幅来解释他为什么应该“算镇江人”。为何他不直说自己“生于镇江”,而是先解释“头桥”与“镇江”的关系,并特别强调“老家”是“邮区镇江”呢?这是否正说明了在吴先生的思维形态中,两个“镇江”的界线并不十分清晰呢?

2009-12-26 10:08
回复


218.91.34.*

103楼

正因如此,从“···我还应该算是镇江人···”的口述中(见95楼)就可看出,《我的中国心》吴简历中关于他“生于镇江”的说法值得推敲,理由如下:1)如果他的确生在“行政区镇江”,那么他还有必要特别说明一下自己应该是“算”镇江人吗?显然,我们不会不知道,一个确实生在镇江的人,他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潜意识中,都是理所当然的镇江人,那么,他在口述中使用“算”字便明显不合逻辑,因为,一个确实“生在镇江”的人是不可能说他自己“算镇江人”的。2)如他确实生于“行政区镇江”,那么,他自己为何不说?显然,如果他自己明确表述:“我1916年11月13日生于江苏镇江”,便不但会使文中“我是镇江人”的小标题更具权威性,同时也可不用再白费口舌解释他为何应“算”镇江人。可他偏偏却始终没有这样说,这又说明了什么呢?故而,这便证明了,他根本就不可能生在“行政区镇江”,而是生在那个他潜意识中自认为虽是“同城关系”,但多少还有些许区别的“邮区镇江”的。3)如果他确实生在“行政区镇江”,那么已被101楼明确证实属扬州辖区的“江都头桥镇”,为何反倒成为他口述中的“老家”和“家乡”呢?这是否更加旁证了他其实生于“邮区镇江”?

2009-12-26 11:25
回复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